Categories
家片

佛兰芒的制鞋师

Léon Frédéric

Léon Frédéric (Belgian painter) 1865 – 1940
La Dentellière Flamande ( The Flemish Lace Maker), 1907
oil on canvas
137 x 110 cm. (54 x 43.63 in.)
signed and dated lower right: Léon Frédéric 1907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Catalogue Note Sotheby’s

莱昂-弗雷德里克(比利时画家) 1865-1940年
La Dentellière Flamande (The Flemish Lace Maker), 1907年;
油画
137 x 110 cm. (54 x 43.63 in.)
右下角有签名和年代。Léon Frédéric 1907.
私人收藏
苏富比

目录说明 苏富比
“我一直为历史上绘画作品中所表现的沉默所感动,从维米尔描绘沐浴在光线中的孤独女人的室内画、雅各布斯-弗雷尔的空旷街景,到哈默斯霍伊的静室静美,莱昂-弗雷德里克的这幅画就是这样一幅作品。它描绘了一位佛兰芒女人在室内静静地工作,屋外是一派市井景象,而照亮花朵和右侧墙壁的光线格外引人注目。”
乔治-瓦赫特
莱昂-弗雷德里克借鉴了当代和早期的影响,以及他个人对生活和自然的精神观点,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弗雷德里克工作的时期,印象派及其后代的分裂主义和后印象派是前卫艺术的主要潮流,弗雷德里克独特的现实主义令人相当惊讶。弗雷德里克曾在夏尔-阿尔伯特门下短暂学习,之后进入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学习,在那里他成为了儒勒-范凯尔布里克(1833-96年)和欧内斯特-斯林格纳耶(1820-94年)的学生。他还曾在让-弗朗索瓦-波尔泰尔(1818-1895)的工作室工作。
弗雷德里克作品的基调主要是由十五和十六世纪的意大利和佛兰芒艺术以及英国前拉斐尔派的诗意绘画形成的。在意大利逗留两年(1876-78年),包括访问威尼斯、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和罗马,让弗雷德里克接触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这段经历向画家传达了自然的深邃之美,其艺术倾向于和谐,以及人类固有的高贵。这种和谐感被个人的艺术眼光所平衡,这种艺术眼光传达了一种对自然的真实性,而佛兰芒、荷兰和德国的老大师画家们直接研究了他们的自然环境,加强了这种艺术眼光。意大利和北方文艺复兴时期的两个画派都通过清晰、细致的构图来描绘自然世界,他们的影响为弗雷德里克的作品注入了一种明朗和不受影响的诚实。在他的象征主义设计中,包括他的各种大型的多幅《生命周期》,弗雷德里克试图将基督教的神秘主义与当前工人阶级的社会状况统一起来。在这些作品中,许多风景画都以与自然的泛神论交流为乐。
在罗马逗留后,弗雷德里克于1878年在布鲁塞尔沙龙上首次亮相。随后,他成为了布鲁塞尔协会L’Essor的成员,这是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团体,他们希望画出当代的社会现实,而不是使用想象或文学主题作为他们的艺术起点。随后,他的作品在根特、列日、慕尼黑、尼斯和巴黎展出。他在1889年和1900年的世界博览会上获得绘画金奖,1929年,弗雷德里克与詹姆斯-恩索尔一起被封为男爵。
弗雷德里克早期的许多作品都表现了穷人和农民,尤其是1883年以后,艺术家从布鲁塞尔搬到了比利时阿登地区的一个小村庄纳夫拉伊尔,并在那里生活了几年。
乍一看,现在的写实构图似乎很简单。画中安静的亲切感将观者吸引到一个空闲的室内,一位年长的花边制作者正弯腰工作,面前摆放着梭子和针。然而,主题和非正式的构图被这个不朽的女人渲染得很暧昧,神秘地远离我们。情绪和方式是安静的,时间仿佛被悬挂起来。这位身着黑衣,却穿着蓝色工作围裙的花边制作者似乎是一个人生活,但一把空椅子正对着她,镶嵌在敞开的窗户下。这把椅子正好映衬着她自己,是一幅缺席的肖像。简洁的房间里,展示着精致的光线交响曲。抛光地板上的水面倒影,远处卧室里斑驳的光影,在栩栩如生的圣母和圣婴雕像前,用简单的玻璃瓶摆放的圣母百合花的明亮花茎,都有助于暗示强烈的三维空间感。这幅沉思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段落,也许就是从敞开的窗户望去的红瓦屋顶的杂乱无章。它们鲜艳的色彩和混乱的排列与整洁安静的室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室内的花边制作者默默地专注着,目光向下,她的表情让观者难以捉摸。

自圣经时代起,纺纱、织布和各种针线活就被视为与女性美德相关的活动。例如,《箴言书》(31:10-13)中,有一节包含了这样的句子:”谁能找到一位贤惠的妇人呢?因为她的价格远远超过红宝石”,接着说。”她寻找羊毛和亚麻,心甘情愿地用双手工作” 在《奥德赛》中,举个古典的例子,珀涅罗珀在等待尤利西斯归来的时候,白天织布,晚上拆工,以此来打发焦急的求婚者。也许弗雷德里克在这里将勤劳描绘成家庭美德的象征,百合花和圣母玛利亚雕像的加入更加强了这一主题,在这个温暖的春天或夏天,所有这些都沐浴在光芒之中。
Léon Frédéric当然会熟悉描绘蕾丝制作主题的悠久艺术传统。这个主题在十七世纪特别流行,荷兰艺术家如约翰内斯-维米尔、彼得-德-胡克和尼古拉斯-麦斯等人经常描绘这个主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