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前奏曲

Louis Welden Hawkins

Louis Welden Hawkins (French painter) 1849 – 1910
Les Preludes, s.d.
oil on canvas
89.5 x 117 cm. (35 x 46 in.)
signed ‘L.WELDEN HAWKINS’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路易斯-韦尔登-霍金斯(法国画家)1849年-1910年
《前奏曲》,S.D.
油画
89.5 x 117 cm. (35 x 46 in.) 签名:”L.WELDEN HAWKINS”(左下
簽名「L.WELDEN HAWKINS」(左下)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路易斯-韦尔登-霍金斯是一位世界性人物。他出生于斯图加特附近的埃辛根,是奥地利贵族路易丝-索普兰西(Louise Sopransi,冯-韦尔登男爵夫人)和一名英国海军军官的儿子。他在英国长大,15岁时加入海军,但几年后,他离开成为一名艺术家,大约1870年,他在法国定居。他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于1895年加入法国国籍。
19世纪70年代中期,霍金斯在巴黎的生活相当贫困,与爱尔兰作家乔治-摩尔(1852-1933)合住,摩尔是他的小表弟。这时,摩尔有了艺术生涯的想法,他们一起在Acadmie Julian和Acadmie des Beaux-Arts学习,前者师从W.A. Bouguereau和Jules Lefebvre,后者师从Gustave Boulanger。霍金斯出现在鲁道夫-朱利安(Rodolphe Julian)的绘画作品《Une acadmie de peinture》中,该作品在1878年的沙龙上展出。他还在摩尔的《一个年轻人的自白》(1888年)中扮演马歇尔的角色,更像是乔治-杜-莫里埃(George du Maurier)19世纪50年代的巴黎朋友们在1894年出版的他的《波西米亚人》(vie de bohme)中的浪漫化描述。事实上,霍金斯是杜莫里埃的闲散学徒 “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勒的亲密伙伴。
像这一时期的许多年轻艺术家一样,霍金斯被Grez-sur-Loing所吸引,这是一个离巴比松不远的村庄,位于枫丹白露森林的另一边。科罗在1863年曾在那里作画,但直到19世纪70年代才建立了一个艺术社区,可与20年前在巴比松形成的社区相媲美。这个村庄似乎拥有一切能吸引艺术气质的东西。它风景如画,拥有一座中世纪的教堂、一座废旧的城堡和一座磨坊。河流是游泳和划船的理想场所,还有一家便宜而愉快的旅馆–Pension Chevillon。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将其描述为 “一个漂亮而又非常忧郁的村庄……一座由许多拱门组成的低矮的桥,上面塞满了莎草;大片的白色和黄色的睡莲田;杨树和柳树数不胜数;关于它的一切都充满了悲伤和懈怠的气氛,人们除了上船,再下船,打着哈欠睡觉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格雷兹社区的大多数人都是英国人、美国人或斯堪的纳维亚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很年轻,其中一些人不过是学生。最先到达的是一群来自肖像画家卡罗鲁斯-杜兰画室的学生。他们包括R.A.M.史蒂文森,罗伯特-路易斯的表弟,后来作为艺术评论家出类拔萃;爱尔兰人弗兰克-奥梅拉(Frank O’Meara),他一直待到1888年早逝,并成为一种天才,还有美国人威尔-H.洛(Will H.Low),他的回忆录《友谊纪事》(1908)是这个圈子的重要信息来源。紧随其后的是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他是卡洛斯-杜兰最杰出的学生,后来他回忆说,这个地方是 “名副其实的波希米亚人的巢穴”,还有路易斯-韦尔登-霍金斯本人,他似乎在这个村子里徘徊了好几年。到了1877年,原来的一些人离开了,但随后又有许多人离开。事实上,19世纪80年代是格雷斯社区的鼎盛时期,这些年,这个村庄为国际印象派的发展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在1884年为《艺术杂志》(Magazine of Art)撰写的一篇关于 “画家的村庄社区”(Village Communities of Painters)的文章中谈到格雷斯时说,他看到了卢因河上的桥,这是当地最受欢迎的主题之一,”从一百个展览的墙壁上闪耀着光芒”,包括沙龙、皇家学院和最近在巴黎举行的世界博览会。在这一时期,参与最深的艺术家有英国人奥德汉姆的威廉-斯科特、苏格兰人詹姆斯-格斯里和阿瑟-梅尔维尔、爱尔兰人约翰-拉弗里和罗德里克-奥康纳、美国人亚历山大-哈里森以及瑞典人卡尔-拉森。拉森的同胞奥古斯特-斯特林堡是另一位访客。文人总是这个艺术顿悟的一部分,音乐家也是如此。德利乌斯曾在格雷兹生活多年。
佳士得拍卖行最近在伦敦拍卖了两幅重要的格雷兹画作。1998年12月8日,Lavery的1883年作品《The Bridge at Grez》(图1)以1,321,500美元的价格创下了该艺术家作品的世界纪录;而截至发稿时,Frank O’Meara的1882年作品《Rverie》还没有出现在1999年5月20日举行的爱尔兰拍卖会上,拍品为189号。Louis Welden Hawkins的Les Prludes是这两件杰作的续集。

正如F.G.斯蒂芬斯在为《雅典娜》杂志评论1882年沙龙时指出的那样,霍金斯可能得到了学术机构的三个支柱的教导,但他们对他的作品影响甚微。他在19世纪80年代早期真正的导师是Jules Bastien-Lepage,现实主义的主要代表,他的画作在霍金斯最易受影响的岁月里不断引起争议,以及那个高尚的克制和纪念性象征主义的表现者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这些影响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不可调和,因为巴斯蒂安本人经常试图让现实主义为历史甚至是神秘的主题服务;当然,许多格雷兹画家也从他们之间的综合角度看待自己的作品。拉弗里的传记作者沃尔特-肖-斯帕罗(Walter Shaw Sparrow)描述了这两位法国大师对他的对象巴黎圈子的影响,他引用亚历山大-罗什(Alexander Roche)的回忆说,”热情和烟草在(他们的)神龛前被随意焚烧”。
1881年,霍金斯在沙龙上首次亮相,展出了两幅画作,其中《Les Orphelins》(Hotel de Ville, Pouyastruc, Hautes Pyrnes)是迄今为止较大的一幅(125 x 160厘米),也更引人注目。这幅作品表现了一对年轻夫妇在乡村墓地的情景,它将现实的环境和强烈的诗意结合起来,向巴斯蒂安和普维斯致敬。奇怪的是,它的效果未必完全是画家的功劳。约翰-拉维里在他的自传中回忆说,美国的两兄弟乔治和路易斯是如何来到格列兹学习绘画的。他写道:”乔治表现出了某种作为评论家的深刻性,”他写道,”当时一位知名的艺术家韦尔登(原文如此)-霍金斯,至少要归功于他的一次成功”。

霍金斯在森林里画了一幅巨大的画布。两个农民,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为他摆出了姿势,画的题目是 “年轻的恋人”。作品装裱好后,在送去沙龙的前夕,霍金斯开了一个聚会,邀请我们一些人给他祝你好运,并提出批评。就在这时,乔治站了出来,建议说,鉴于这对年轻的恋人看起来如此悲惨,最好称他们为孤儿。这个微不足道的改动被做了出来,这幅影响深远的画作得到了沙龙评审团的赞许,并被国家购买。费加罗报》和其他杂志联合祝贺艺术家以如此真实的洞察力描绘了尊严和悲情。在Vernissage,收藏家们围着他,准备购买他工作室里的任何东西。
一年来一切都很顺利,然后对他的作品的需求变得不那么迫切。很快,他的作品就没有了需求,必须要做点什么。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要去拜访他的裁缝,尽可能做到外表华丽,去巴黎,拜访所有他本人不认识的经销商,特别是以他现在的装备,要求看著名的霍金斯最近时期的作品……’如果先生能等几天,他们肯定能得到一些’……他及时赶回格雷斯,以迎接市场的复苏,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所谓的赞助人并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出现。
无论这些都是真的,毫无疑问,《奥菲林》在沙龙上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艺术家赢得了 “medaille troisime classe”,并被卢森堡买下。一幅复制的蚀刻版画进一步传播了关于这幅作品的知识,它成为19世纪80年代早期Grez风格演变的一个开创性作品。它的影响似乎在一些重要的例子中显而易见,如斯托特1882年的《渡口》(私人收藏)、拉弗里1884年的《在卢因。1884年的《午后闲谈》(贝尔法斯特博物馆),或者弗兰克-奥梅拉在这些年所画的一系列河岸上沉浸在忧郁自省中的妇女的画作。
Les Preludes》没有日期,也没有被确认为任何参展作品。它似乎没有在沙龙上展出过,但霍金斯从1881年起也在法国艺术家沙龙上展出过。不管它的确切日期是什么,然而,这幅画与《Les Orphelins》的关系似乎是毫无疑问的。大画的所有主要构图特征–空旷的地面、中距离的树木和建筑物的遮挡以及站在右边的两个年轻人–都在《Les Prludes》中再次出现。色彩是典型的早期格雷斯的和谐,由柔和的绿色、灰色、蓝色和棕色组成,也是相似的;情感和象征主义的使用也是相似的,尤其是如果拉维里是对的,《奥菲林》中的人物被构思成一对恋人的话。因为《Les Prludes》的标题似乎意味着,在这里我们也目睹了一场质朴的求爱,在这种情况下是其早期阶段。
当然也有不同之处。在《Les Prludes》中,一年的时间是盛夏,这与这对年轻恋人忐忑不安的期待心情是一致的。女孩身着白衣,也许是纯洁的形象,她捧着男孩送给她的一朵花,双手小心翼翼地握着,仿佛那是一件珍贵的东西,而他不仅带来了一朵花,还带来了一把吉他,用来压制他的西装,焦急地注视着礼物的接受。Les Orphelins》中的背景则是秋天,这对恋人,如果我们这样理解他们,当他们凝视着一座坟墓时,似乎被某种深沉的禁忌所笼罩,那里或许埋葬着父母,甚至可能象征着他们自己失去的纯真。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对比,也是指出了两幅画之间的潜在关系,这似乎需要进一步的研究。1993年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举办的霍金斯展览目录中,《Les Prludes》被描述为 “在风格和主题上是《Les Orphelins》的逻辑续集”。这就很好,但很容易让人相信,这件事还没有完全解决。

霍金斯继续画格雷兹的题材,他在1882年沙龙上展出的两幅作品–《La Paysanne et les Oies》和《Le Lavoir de Grez》–再次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在1882年沙龙上展出的两幅作品–《La Paysanne et les Oies》和《Le Lavoir de Grez》–再次获得了巨大成功。这的确是一次经典的沙龙,在这次沙龙上,几位Grez艺术家和他们的伙伴大放异彩,包括Stott、O’Meara和Sargent,其中还包括他们的英雄Puvis和Bastien-Lepage的主要例子,更不用说马奈最后的伟大杰作Un Bar aux Folies-Bergre(伦敦Courtauld Institute画廊)。但霍金斯的风格渐渐发生了变化,他成了一个更彻底的象征主义者。他认识许多参与运动的作家–保罗-亚当、让-洛兰、罗伯特-德-蒙特斯基乌,尤其是斯特凡-马拉姆,他经常参加他在罗马街举行的著名的星期二晚上的招待会。他试图接近Puvis de Chavannes,在Salon de la Socit Nationale des Beaux-Arts展出,而Puvis是该沙龙的灵魂人物,并申请成为他的助手,但没有成功。最激进的是,1894年,他开始与两年前在杜兰德-鲁埃尔画廊发起的 “玫瑰+克鲁瓦沙龙”(Salon de la Rose + Croix)一起展出,该沙龙由自诩为老普拉丹(Sr Pladan)的人发起,那是象征主义温室中最奇特的花朵,他的野心是培养最怪异和自我放纵的 “颓废 “艺术。
霍金斯并没有完全放弃平涂画或现实主义绘画,他发现这比他更深奥的作品更容易出售(他总是缺钱)。尽管如此,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作品是一些装饰性作品的尝试,以及一系列以半身女性形象为主题的高度完成的画作,在风格和感觉上都明显欠下了早期意大利大师、德勒和英国前拉斐尔派的债。也许最著名的例子是十字军记者斯维林的肖像(巴黎奥赛博物馆),这是1895年的作品,其中的坐像是典型的象征主义的女祭司或狮身人面像的角色。更常见的是理想的裸体人物群像,以棕色和金色的色调绘制,说明抽象的概念。其中有两件作品最近被佳士得拍卖。Les Auroles》(1989年12月1日,拍品1074)和《Innocence》(1991年10月25日,拍品67);而第三幅作品《Gabriel Fabre的女孩唱着音乐》则入选1997年在泰特美术馆举办的英国象征主义展,编号128。这些画作具有某种美感,当然也很奇特,但其吸引力与《Les Orphelins》和《Les Prludes》完全不同。
图1,约翰-拉弗里爵士,《格雷兹的桥》,布面油画,30 x 72英寸(76 x 184厘米)。图1,约翰-拉弗里爵士,《格雷兹桥》,布面油画,30 x 72英寸(76 x 184厘米),1998年12月8日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售出,拍品17。(1,321,50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