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回家

Norman Rockwell

Norman Rockwell (American painter and illustrator) 1894 – 1974
The Homecoming, 1945
oil on canvas
71.1 x 55.9 cm. (28 x 22 in.)
signed ‘Norman/Rockwell’ (lower righ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诺曼-洛克威尔
1945年,《回家》
油画
71.1 x 55.9 厘米。(28 x 22 in.)
签名 “Norman/Rockwell”(右下)。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几个月,诺曼-洛克威尔为1945年5月26日出版的《星期六晚邮报》创作了《回家》的封面插画,这幅作品引起了高度的共鸣,该刊在德国投降后仅18天出版。这幅及时而富有感情的图片讲述了一个年轻士兵回家的故事,家人、邻居甚至爱人都欣喜若狂地赶来迎接他。当他背对着观众时,所传递的信息不再关注战争对海军陆战队员的影响,而更多地关注家人围绕亲人安全归来的欢欣鼓舞。德博拉-所罗门写道:”在构图的中心,一位红发的祖母张开双臂,仿佛不仅仅是欢迎她的儿子,而是欢迎所有在战争中服役的儿子。她似乎在说,美国欢迎你们回家。” (《美国镜子》。诺曼-洛克威尔的生活与艺术》,纽约,2013年,第233页)。) 窗户上挂满了蓝星旗,每颗星都代表着一个在战争中服役的家庭成员,《回家》中希望和团聚的信息激励着美国财政部复制了这一形象,作为最后一次战争贷款活动的宣传,口号是:”加速回家……购买胜利债券”。印刷了30多万份。
在战争结束后的几个月里,《星期六晚报》委托米德-谢弗和康斯坦丁-阿拉加洛夫等艺术家制作 “回家的封面”,但罗克韦尔的封面在人气、力量和情感上都占据了主导地位。”返乡画面是罗克韦尔职业生涯中情感最复杂的画作之一;从主演到旁观的’临时演员’,每个演员都是理解归国军人所面临的复杂期望和预设的关键。” (V.M.梅克伦堡,诺曼-洛克威尔。(V.M.Mecklenburg, Norman Rockwell: From the Collections of George Lucas and Steven Spielberg, New York, 2010, p.120)就像家人热情地接待他们的士兵一样,公众在《回家》首映时也接受了它。它被认为是 “罗克韦尔最有效的回家封面”(J. Cohn, Covers of 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 New York, 1995, p. 175),也是这位艺术家有史以来制作的最好的封面之一,邮报编辑Ben Hibbs说:”回家封面现在就挂在我家里书房的桌子上面,它已经被多次借来举办艺术展,包括至少一次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我把它看作是诺曼所做的最好的封面,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它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杂志封面。” “(引自N.Rockwell,《我的插画家历险记》,纽约,1988年,第328页)。
事实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激发了罗克韦尔最强的一些作品,导致了十多幅与战争有关的邮政封面,以及政府宣传材料的委托。这一时期被认为是他完全自然主义、成熟阶段的开始,他的创造力得到了绽放,因为他将战争时期的严酷主题注入了温暖和幽默的图像,这是他职业生涯的特点。克里斯托弗-芬奇写道:”二战在罗克韦尔的职业生涯中扮演了一个非常奇怪的角色。洛克威尔远不是一个好战的人,相反,他是一个字面意义上的绅士。然而,战争使他发挥了最好的一面,并使他转向了家乡美国的自然主义肖像,他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他对国内前线的战争努力的直接贡献是相当大的。这一时期最重要的是,就他的插画家生涯而言,他有机会向自己和别人证明,他有能力处理严肃的主题,同时又不放弃他一直以来的商标–人情味。” (诺曼-洛克威尔的《美国》,纽约,1975年,第200页)

随着美国的儿女们被派往战场,国家渴望保护和维护核心家庭。罗克韦尔选择将家和人性的主题融入到他与战争有关的图像中,这推动了他们的流行,而不是像谢弗这样选择描绘前线生活现实的其他邮政艺术家。芬奇写道:”他没有给我们提供将军们对战争的看法;也没有给我们提供政治家的看法。相反,他向我们展示了战争是如何影响街上的人–这个人必须为解决方案做出贡献,却没有为原因做出贡献。” (诺曼-洛克威尔的《美国》,第195-96页)例如,艺术家以他在佛蒙特州阿灵顿家乡观察到的日常活动为蓝本,创作了深刻的 “四大自由 “系列,在那里,一次常规的城镇会议成为标志性的《言论自由》(1943年,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的基础。对于他的威利-吉利斯系列,选择一个看起来不适合服兵役的模特是洛克威尔的创作本能。虽然威利经常穿着军装出现,但他从未明确地出现在执行任务的队伍中,一般来说,他通过其普通的、甚至是无辜的外表激发人们的同情和笑声。正如卡拉尔-安-马林所言:”在整个二战期间……罗克韦尔不变的主题是家–以及战斗中的男人和等待他们归来的亲人之间的联系”。(K.A.Marling, Norman Rockwell, New York, 1997, p.93)。在《回家》中,虽然士兵在执行任务时大概看到了难以言说的暴力和破坏,但罗克韦尔却让观众免去了对战争的痛苦记忆,而选择了士兵安全归来的解脱,因为他在描写美国生活时非常有特色地 “强调积极的一面而不是消极的一面,强调我们的潜力而不是我们的问题”。(F.Baur, Norman Rockwell’s Faith of America, New York, 1980, p.129)
罗克韦尔致力于以他独特的视角来看待战争,他围绕着他的主题展开了感性的叙述,从而创作出了更多的细节作品。为了《回家》,艺术家在选择完美的绘画地点之前,在纽约的特洛伊市探索了两天。在这里,艺术家发现了生活在彼此之间的多元化人群,这是整个美国的理想代表。德博拉-所罗门写道:”一个修葺屋顶瓦片的工人转过身来,一对已婚夫妇出现在门框里,面孔从二层楼的窗户里凝视下来。爬树的小学生愣住了。他们是同一个圈子的一部分,这个圈子不仅隐含着看士兵的乡亲们,还包括了一个由《邮报》读者看封面上的乡亲们组成的更大的圈子。” (《美国镜子:诺曼-洛克威尔的生活与艺术》,第233页)

一些罗克韦尔最喜欢的模特为《回家》拍摄的主角,包括Edgerton、Cross、McKee和Hoyt家族的成员,罗克韦尔与他们是阿灵顿的挚友和邻居。Edgerton家的狗Spot冲向士兵,而Ardis Edgerton则摆出了穿蓝裙子的年轻女孩的笑容;小Yvonne Cross从Ardis身后探出头来,而Yvonne的哥哥小John Cross则摆出了士兵的样子,他们的父亲老John Cross则在屋顶上微笑;害羞的Irene Hoyt躲在建筑物的左边;Billie Brown跟着Spot跑下楼梯。伸开双臂的母亲/祖母形象是珍妮-麦基,她为洛克威尔著名的两幅《邮报》封面做模特,即1946年的《Charwomen》和1948年的《Gossips》。洛克威尔家的厨师Elizabeth LaBombard和她的丈夫Albert从右边的门口探出头来。就像他许多最好的作品一样,连艺术家也客串了一个拿着烟斗的敬畏者。
罗克韦尔模特之间的团体感转化为20个人物的惊奇和欢呼的表情,当然还有《回家》中那只可爱的小狗。1951年,这幅画的精神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时得到了好评,作者多萝西-坎菲尔德-费舍尔将罗克韦尔的作品与15世纪荷兰重要大师希罗尼姆斯-博什的作品进行了比较。”《士兵归来》(The Return of the Soldier [The Homecoming])色彩温暖,与任何一幅博世或布鲁盖尔的作品一样充满了细节,但它并不杂乱,而是具有统一性。它的构图被汇聚的爱的光芒带进了有序的形式,这些爱的光芒从它的每一个角落流向一个共同的中心,即年轻士兵可爱的笨拙的背影。画面中的每个人都爱他。正因为如此,他们和画作被带入了一个整体,被卷入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那个天堂,那个被人类所信仰和渴望的天堂–彼此相爱。” (《75位艺术家绘画与雕塑75周年纪念展》,展览目录,纽约,1951年,第63页)
即使他的题材和主题都偏向于严肃,罗克韦尔的美国肖像画既是对历史的忠实记录,也是对独特而持久的美国精神的温柔赞美。”他的主题是普通的美国。他以如此仁慈的感情画了这么多年,以至于我们这个世纪真正了不起的历史被编纂出来了。数以百万计的人被他关于国家、历史和遗产的自豪感,关于敬畏、忠诚和同情心的图画故事所感动。他所崇尚的美德一直非常受欢迎,由于他用熟悉的人在熟悉的环境中以奇妙的准确性来说明这些美德,他描述了美国梦。” (T.S.Buechner,Norman Rockwell: 六十年回顾》,纽约,1972年,第13页)《回家》不仅标志着洛克威尔战争时期作品的高峰,而且标志着战争带来的全国性的不确定性和痛苦的结束。正如罗克韦尔自己在谈到这幅作品时写道:”……士兵在他的公寓住宅的后院里给他的家人和朋友带来惊喜。他的母亲正向他伸出双臂,他的小弟弟正跑来迎接他,人们正从窗户里向外张望,树上的男孩在喊叫,他的女孩静静地站在一边。整个小区的人都很惊讶,很高兴。他回来了。战争结束了。” (《我的插画家历险记》,纽约,1988年,第333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