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在厨房里,两个小女孩

Léonard Tsugouharu Foujita

Léonard Tsugouharu Foujita (Japanese painter and printmaker) 1886 – 1968
Dans la Cuisine, Deux Fillettes, 1952
oil, watercolour and pen and ink on canvas
46.4 x 38.3 cm. (18.25 x 15.18 in.)
signed Foujita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不二田先生
Dans la Cuisine, Deux Fillettes, 1952年。
油画、水彩画、钢笔和墨水在画布上。
46.4 x 38.3 厘米。(18.25 x 15.18 in.)
簽名:Foujita(左下)
私人收藏
苏富比


藤田嗣治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1886年11月27日-1968年1月29日),日裔法国画家、版画家,出生于日本东京,将日本的水墨技法应用于西式绘画。他被称为 “20世纪在西方工作的最重要的日本艺术家”。他的《猫之书》于1930年在纽约由科维西-弗里德出版,其中有20幅福吉塔的蚀刻版画,是有史以来销售量前500名(按价格计算)的珍本之一,被珍本商列为 “有史以来最受欢迎、最理想的猫书”。
中学毕业后,不二田立即希望到法国留学,但在森大盖(父亲的前辈军医)的建议下,他决定先到日本学习西方艺术。
1910年,24岁的不二田从现在的东京国立美术音乐大学毕业。在移居法国之前,他的画作经常署名 “藤田”,而不是后来采用的 “Foujita”。
三年后,他去了法国巴黎的蒙帕纳斯。当他到达那里时,谁也不认识,他认识了阿梅迪奥-莫迪利阿尼、帕斯金、柴姆-苏丁和费尔南-莱热,并与胡安-格里斯、巴勃罗-毕加索和亨利-马蒂斯成为朋友。福吉塔在回忆录中声称,他到日本后不到一周就见到了毕加索,但最近的一位传记作者依靠福吉塔寄给他在日本的第一任妻子的信件,清楚地表明,他是在几个月后才见到毕加索的。他还向传奇人物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舞蹈。
Foujita在蒙帕纳斯(Montparnasse)的Delambre街5号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室,当他最终赚到足够的钱安装了一个有热水的浴缸时,他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很多模特儿都来福吉塔家享受这种奢侈的待遇,其中就有曼-雷非常自由的情人琪琪,她大胆地在户外院子里为福吉塔摆出裸体姿势。琪琪的另一幅题为 “躺着的裸体与Toile de Jouy “的画像,画中她赤裸着身子躺在象牙白的背景下。这幅画曾在1922年的汽车沙龙上轰动巴黎,成交价超过8000法郎。2013年,这幅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120.5万美元成交。
他在蒙帕纳斯的生活在他的几幅作品中都有记录,包括1925/7年的蚀刻画《A la Rotonde或Café de la Rotonde》,这是1929年出版的《巴黎表》系列的一部分。
福吉塔的第一段婚姻是与时田富美子结婚,她是千叶县一所女子学校的教师。他们于1912年结婚,也就是富坚达去巴黎的前一年。1916年,他们离婚了。
1917年3月,在Rotonde咖啡馆,福吉塔认识了一位名叫费尔南德-巴雷的年轻女士。起初,她完全不理会富吉塔与她交谈的努力。然而,第二天清晨,福吉塔带着他连夜制作的蓝色胸花出现在费尔南德的住处。她很感兴趣,给他提供了一壶茶,13天后他们就结婚了。
几年之内,特别是在1918年的博览会之后,他以一种非常新颖的技法画出了美女和猫咪,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他是蒙巴纳斯少数几个早年赚得盆满钵满的艺术家之一。到了1925年,藤田刚治获得了比利时利奥波德勋章,法国政府授予他荣誉军团勋章。
1918年,波兰诗人莱奥波尔德-兹博罗夫斯基组织了一次法国南部之旅,他的艺术家朋友们想到那里可以向有钱的游客出售画作。傅吉塔和他的妻子以及苏丁、莫迪利阿尼和他的情人让娜-赫伯特纳都去了。然而,这次旅行并不成功,他们不得不靠着富吉塔从巴黎经销商那里获得的预付款生存。到了最后算账的时候,连这些资金也用完了,他们的房东对提供的艺术品置之不理,没收了他们所有的行李以代替付款。1921年,他与露西-巴杜尔(Lucie Badoul)交往,他称她为 “尤基”,即 “玫瑰雪”。到了1925年,富吉塔和妻子费尔南德过着非常公开的关系,但富吉塔并没有原谅费尔南德与画家表弟小柳的婚外情。1925年,他们离婚了,露西-巴杜尔后来成为了富吉塔的第三任妻子。这段感情因她成为超现实主义诗人罗伯特-德斯诺斯的情人,然后成为他的妻子而结束。

第三次婚姻破裂后,他于1931年飞往巴西(与新欢马迪一起),富吉塔在拉丁美洲各地旅行和作画,一路上举办了非常成功的展览。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有6万人参加了他的展览,有1万多人排队等候他的签名。1932年,他为国际联盟制作的呼吁世界长期和平的大型对开书《和平》(Pax Mundi)贡献了一部作品。然而,到了1933年,他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人被迎回日本,并在那里呆了下来,成为战争期间著名的军国主义宣传的制作者。例如,1938年,帝国海军新闻处支持他作为官方战争艺术家访问中国。
战后,傅次达回到法国。1955年,他成为法国公民,此后放弃了日本国籍。
如今,在普利司通美术馆和东京当代美术馆都能看到藤田的作品,秋田平野正吉美术馆也有100多幅作品。
二战结束后,画家国吉安雄反对藤田刚治在肯尼迪画廊举办艺术展。国吉给不二田贴上了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和扩张主义的标签。
回到法国后,不二田改信天主教。1959年10月14日,他在兰斯大教堂接受洗礼,勒内-拉鲁(Mumm香槟酒厂的负责人)是他的教父,弗朗索瓦丝-泰廷格是他的教母。这反映在他80岁时的最后一件重要作品中,即位于法国兰斯Mumm香槟酒屋花园中的Foujita小教堂的设计、建造和装饰,他于1966年完成,在他去世前不久。
1968年1月29日,藤田刚治因癌症在瑞士苏黎世去世,被安葬在法国埃松省的维利耶-勒-巴克尔墓地。2003年,他的灵柩被重新安葬在Foujita小教堂的石板下,安放在他建造小教堂时的原定位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