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坊子

Carl Larsson (Swedish painter) 1853 – 1919
Verkstaden (The Workshop), 1908
watercolour, gouache and pen and ink on paper laid down on canvas
53.3 x 74.9 cm. (21 x 29.5 in.)
signed with the artist’s monogram (lower righ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卡尔-拉森
坊子,1908年
水粉画
53.3 x 74.9 厘米。(21 x 29.5 英寸)
有艺术家的签名(右下)。
私藏
苏富比拍卖行的照片

目录注释 苏富比拍卖行
这幅作品绘于1908年,描绘了卡尔-拉森的七个孩子中的第四个孩子—布丽塔,在家庭作坊的一张巨大的桌子上沉浸在写明信片的氛围中。场景设定在Lilla Hyttnäs,Larsson家位于斯德哥尔摩以北的Dalarna地区的Sundborn乡村风景区的Lilla Hyttnäs(现在被称为Carl Larsson-gården,也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房间里的小细节彰显了居民的性格:半卷的画作、成堆的哑光版画、一盆野花和一罐刷子散落在桌面上。房间的右半部分被一台织布机所吞噬,在织布机前,一个黑衣人影(可能是艺术家的妻子Karin)坐在织布机上,在织布机上,可以看到她的四元素挂毯的版本,这幅挂毯完成后挂在家中餐厅的沙发上,至今仍保留在那里(图1)。

Lilla Hyttnäs是Karin Larsson的父亲在1888年将其赠送给这对夫妇的。当Lilla Hyttnäs夫妇在这里居住时,这里只是一个避暑的住所。1890年,Larsson在主入口处增加了一个工作室和一个门廊。到了1899年,一个更大的新的独立工作室建成,旧的工作室变成了卡琳和孩子们的工作室和家庭工业的场所。1901年,Larssons夫妇建造了一些房间,将旧平房和新的工作室连接起来,并占据了全职住所(图2)。

Lilla Hyttnäs是卡尔和卡琳的共同爱好,他们家的内饰和装饰对拉森的艺术创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拉尔森对瑞典式的小资情调做出了反应–王室宫殿的装饰都是由法国和法国训练有素的艺术家来完成的,很像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的风格–而英国的美学运动则是对维多利亚时期装饰理想中的华丽黑暗的反应。这个家的注重光线、简约和自然,不仅代表了瑞典的家庭田园风光,也代表了瑞典风格的代表。

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拉森的作品的中心主题是他自己的生活故事,他最能识别的模特儿是他的妻子和孩子,而他最成功的作品则是描绘了他的家庭生活中的日常瞬间。从1895年的《De mina》开始,拉尔森共出版了五本书,每本书都有二十四到三十二幅彩色版画,记录了他的家庭和他们所居住的乡村的迷人生活。拉尔森写道,他决定与瑞典公众分享他的家和家人,”我决定忙于做我梦想已久的事情–从我的小家中画出纪念画。我想,这将是一种家庭记录。(嗯,真的,这是卡琳的想法:在一个夏天,当我连续六个星期的雨下个不停,而我又烦躁不安,无法忍受的时候,我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引自《卡尔-拉森的世界》,第32页)。

这幅作品是1910年为Åt solsidan出版的二十八幅水彩画作品集的一部分。这幅作品集在1909年至1914年期间,在欧洲各地广泛展出,包括组画和单张画,使《Åt solsidan》上的国内场景画名声大噪。拉尔森在1910年的《Åt solsidan》出版后的某个时间点上重新创作了这幅作品,在这幅作品中,布丽塔的腿和椅子的腿在中间的下方可见(图3)。覆盖布丽塔腿部的两个人物的大型铅笔画,与拉森最著名也是最臭名昭著的作品–《Midvinterblot》(Midvinterblot)有关(图4)。在Åt solsidan出版的同年,拉尔森为《Midvinterblot》提交了一张草图,这是一幅巨大的真人大小的壁画,他认为这幅壁画将完成他的装饰方案。1908年,艺术家在博物馆的主楼梯大厅完成了史诗般的23×46英尺高的古斯塔夫-瓦萨(Gustaf Vasa)的《1523年仲夏日进入斯德哥尔摩》(图5)。为了让艺术当局接受他那幅有争议的壁画,拉森进行了一场艰苦的斗争;尽管得到了朋友们的支持,特别是同道中人画家安德斯-佐恩(Anders Zorn)的支持,但在1916年,面对广泛的反对,拉森终于承认失败,直到1997年,Midvinterblot才在国家博物馆的墙壁上找到了它的永久位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