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威尼斯之夜的娱乐

Maxfield Parrish

Maxfield Parrish (American painter and illustrator) 1870 – 1966
A Venetian Night’s Entertainment (“The two young men were presently hobnobbing over a glass of canary…”), 1903
oil on paper laid down on panel
43.2 x 29.2 cm. (17 x 11.5 in.)
signed with initials ‘M·P’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马克斯菲尔德-帕里什
《威尼斯之夜的娱乐》(”两个年轻人现在正围着一杯金丝雀酒打闹……”),1903年。
纸本油彩
43.2 x 29.2 厘米。(17 x 11.5 in.)
签名:”M-P”(左下)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这幅作品最初是为伊迪丝-沃顿的短篇小说《威尼斯之夜的娱乐》绘制的封面,这幅作品体现了马克斯菲尔德-帕里什创造一个进入奇幻世界的门户的著名能力。融合了前拉斐尔派风格和非凡的艺术天赋,帕里什将沃顿的叙事主题赋予了视觉上的惊奇和愉悦。威尼斯之夜的娱乐》自创作以来立即获得成功,是帕里什第一幅被博物馆收购的油画作品,它在1909年被圣路易斯美术馆购买。
帕里什被广泛认为是最受欢迎的美国插画家之一,他在1895年收到了他的第一份杂志委托,为《Harper’s Bazaar》的复活节封面创作。这幅插画是他巨大职业生涯的开始,包括为《生活》、《女士家庭杂志》、《哈珀周刊》和《斯克里布纳》等出版物创作。本作品是受斯克里布纳杂志编辑的直接委托,为1903年12月号出版的《威尼斯之夜的娱乐》绘制插图。故事的作者沃顿在《世纪》出版她的《意大利别墅及其花园》的过程中与帕里什合作愉快,很可能推荐了这位艺术家接受后续的委托。
正如标题所暗示的那样,《威尼斯之夜的娱乐》的故事和画作都将观众带入了意大利最神奇的城市之一威尼斯的浪漫夜晚。沃顿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来自马萨诸塞州的美国青年托尼探索这座充满活力和多样性的城市,并沉浸在它的欢快情绪中。沃顿写道:”再过片刻,他就会进入其中! 这里正是旧印刷品的世界,只是弥漫着阳光和色彩,冒着欢快的声音。那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啊! 一个广场被梦幻般的彩绘建筑包围着,广场上挤满了同样梦幻般的人群:一群嚎啕大哭、大笑、打闹、汗流浃背的暴徒,五颜六色、七嘴八舌,在炎炎烈日下噼里啪啦,像一盘在厨房火上炸的油条。托尼神采奕奕地肩并肩地走在记者中间,他立刻意识到,尽管有骚乱、尖锐、手势,但没有小丑的底气,没有像国内集市日的这种人群那样的马戏倾向,而是一种面面俱到的倜傥,似乎把每个人都包括在一个巨大的笑话的周遭。”
本作品抓住了托尼结识威尼斯狂欢者里亚尔托伯爵,发现自己在繁忙的咖啡馆中 “喝着一杯金丝雀酒打闹 “的经历。正如帕里什的画作中动态展示的那样,托尼被眼前的人物多样性所征服。”这位自称里亚尔托伯爵的意大利绅士 似乎有非常多的熟人 他能够向托尼指出所有国家的主要政要, 绅士和时尚的女士们, 以及其他一些在塞勒姆进行人口普查时没有公开提到的人物.” 在他的场景版本中,帕里什巧妙地伪装了主角,以强调人群的包罗万象,同时也让观众进一步沉浸在他的创作中。画面中的人物包括音乐家、侍者、狂欢者,甚至右下角的一个街头顽童,都让人产生一种凝聚的运动感。人物的目光也都向着不同的方向–彼此相望,彼此相望,上下相望–同时统一了构图,增强了动态、对角线运动的感觉。在这一场景中,美国北方佬通过他紧身的衣着和挺拔的姿态被识别出来,他坐在构图的中心,对面是无比精致、富有表现力的里亚尔托伯爵。
正如这幅多层次的构图所展示的那样,到帕里什完成本作品时,他已经经常利用灯笼、建筑和人物的重叠形式,在他最好的作品中创造出一种深度、构图的复杂性和节奏感。在《威尼斯之夜的娱乐》中,如同他1908年的作品《持灯者》(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阿肯色州本顿维尔)一样,帕里什特别运用了光的效果,用光来加强画中虚幻、梦幻的气息。在这里,众多的侍者、音乐家和顾客都被剪影在灯笼前或灯笼后,增加了灯笼的亮度,保证了最大的戏剧效果。构图外围的人物被柔和而微妙的光线照亮,而中间地面的人物则在灯笼的光束中发出耀眼的光芒。局部阴影的人物之间的对比,使画面更加生动。

正如这种多层次的构图所显示的那样,到帕里什完成本作品时,他已经经常利用灯笼、建筑和人物的重叠形式,在他最好的作品中创造出一种深度、构图的复杂性和节奏感。在《威尼斯之夜的娱乐》中,如同他1908年的作品《持灯者》(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阿肯色州本顿维尔)一样,帕里什特别运用了光的效果,用光来加强画中虚幻、梦幻的气息。在这里,众多的侍者、音乐家和顾客都被剪影在灯笼前或灯笼后,增加了灯笼的亮度,保证了最大的戏剧效果。构图外围的人物被柔和而微妙的光线照亮,而中间地面的人物则在灯笼的光束中发出耀眼的光芒。部分阴影的人物,以柔和的曲线形式呈现,与更多直线的建筑元素之间的对比,增加了构图的复杂性和视觉上的辉煌。
场景中的这些戏剧元素来源于帕里什在他的工作室里根据舞台布景进行创作的做法。他没有雇佣专业模特,而是让家人和朋友摆出造型,认为这样可以捕捉到他希望自己的画作所散发的诚实、纯真的精神。正如在他的老师–著名插画家霍华德-派尔(Howard Pyle)那里学到的那样,帕里什还会使用真实的服装,使梦幻般的场景尽可能地让人感到身临其境、真实。的确,《威尼斯人之夜的娱乐》中人物的神秘服饰,增加了整个场景的奇幻逃逸感,也使构图更加成功。
威尼斯人之夜的娱乐》进一步戏剧化,值得注意的是,《威尼斯人之夜的娱乐》保留了斯坦福-怀特的醒目的原画框。到了1898年,由于早年作为插画家的成功,帕里什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康涅狄格河畔设计并建造了一座精心设计的二十间客房的房子,俯瞰康涅狄格河。1885年,美国著名雕塑家奥古斯都-圣-高登斯(Augustus Saint-Gaudens)建立了科尼什殖民地,发展成为一个由艺术家、作家和剧作家组成的生动而富有成效的世界。通过参与这个场景,帕里什很可能结识了成功的建筑师斯坦福-怀特(Stanford White),他为《威尼斯人之夜的娱乐》设计了这个精致的框架。作为一个罕见的补充,这个画框与场景的建筑背景相得益彰,而其流动的植被设计元素则模仿了艺术家造型的动作。
正如《威尼斯人之夜的娱乐》的神奇精神的缩影,Hubert von Herkomer教授在20世纪初总结帕里什的成功时说:”帕里什先生吸收而又净化了每一种现代奇特的东西,并在其中加入了自己强烈的原创特征。他把摄影视觉与拉斐尔前派的感觉结合起来。他是诗意的,但又不乏悲壮,而且有幽默的救赎条款。他能给人很好的暗示性,但又不失娓娓道来的细节。他有很强的浪漫感。他有很好的人物形象感,但又不失丑陋。他可以是现代的,中世纪的,也可以是古典的。他已经能够在最不妥协的现实主义中注入装饰元素–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凡的壮举。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位优秀的绘图员,他的完成度是惊人的……他将为调和我们这个时代的极端和清醒的元素做很多工作。” (引自L.L.沃特金斯,《马克思菲尔德-帕里什:回顾》,1966年,不详。)
本作品保留了原斯坦福-怀特设计的画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