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对话

Jean Béraud

Jean Béraud (French painter) 1849 – 1935
La Conversation, s.d.
oil on canvas
55.9 x 39.3 cm. (22 x 15.5 in.)
signed Jean Béraud (lower righ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贝罗(法国画家) 1849-1935年
对话,s.d.
油画
55.9 x 39.3 厘米。(22 x 15.5 英寸)
签名:让-贝罗(右下)
私藏
苏富比拍卖行的照片

目录注释 苏富比拍卖行
无论是在宏伟的林荫大道或塞纳河畔散步,还是在布洛涅河畔的马车上,或者像本作品中的私密空间里,让-贝罗的作品中的人物无休止地出现在巴黎的华丽而独特的视野中,并使之栩栩如生。他对巴黎人的喜爱使他名声大噪,名声大噪;马塞尔-普鲁斯特形容他是 “一个迷人的人物,被每个社交圈的人都在追捧”,据说他是一个完美的绅士,衣着无懈可击,凌驾于潮流和时尚之上(引自奥芬斯塔特,第7页)。他对巴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很感兴趣,也是最严格和最忠实的观察者之一。他曾经写给同为艺术家的阿尔弗雷德-罗尔(Alfred Roll)说:”除了巴黎,我发现除了巴黎,其他的一切都让人感到厌烦”(引自奥芬斯塔特,第14页)。

让-贝罗放弃了之前成为律师的野心,加入了巴黎的艺术圈,并跟随第三共和国著名艺术家莱昂-波纳特学习肖像画。贝罗的许多著名的同时代人也都曾在波纳的工作室里学习过,包括古斯塔夫-凯勒博特、阿尔弗雷德-罗尔弗雷德-罗尔和亨利-图卢兹-洛特雷克。虽然贝罗最初模仿他的大师选择的题材,画的是妇女和儿童的肖像画,也画了一些流派场景,但他很快就被现代都市生活所吸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巴黎新创造的公共空间的华丽景象成为贝罗的选择题材,包括巴黎的城市内部空间,如咖啡馆、舞厅(见拍品46)、剧院(见拍品47)、赌场,以及罕见的私人公寓。和他的许多印象派同时代的人一样,贝罗也对城市中日益模糊的公共和私人的界限感兴趣,而阳台已经成为这种转变的象征。阳台是豪斯曼的巴黎公寓中无处不在的建筑特征,它既是住宅的延伸,也是与街道的连接,因此,它是一个不确定的、同时又是私人和公共的空间(David Van Zanten, “Looking Through, Across and Up, The architectural aesthetics of the Paris Street,” Impressionism, Fashion, Modernity, exh. 这种暧昧的空间成为艺术家们探索的有力工具,最显著的例子是爱德华-马奈的《阳台》(1868-9,巴黎奥赛美术馆,巴黎),其中描绘了艺术家贝尔特-莫里索和小提琴家芬妮-克劳斯在阳台上眺望外面的景象;莫里索穿着宽松的衣着,宝塔袖子,暗示着亲密的聚会,而芬妮-克劳斯带着手套和阳伞,打扮得像在散步。同样,古斯塔夫-凯勒博特的《室内》(又名《室内,窗前的女人》(1880年,私人收藏,图1)描绘的是一位穿着长廊的女人,转身离开观者,透过阳台紧闭的门,望向街道上的店名和广告。在《对话》(La Conversation)中,随着阳台门被推开,贝罗故意将外面嗡嗡作响的街景带入公寓。马车和咖啡馆的桌子,在许多路灯和灯笼的照耀下,似乎和控制台桌上的灯饰一样,都是不可或缺的场景。在相邻的公寓外,窗户上的灯光照亮,暗示着里面的人物在分享类似的时刻。

La Conversation是在一个布置得很好的室内空间里进行的,里面摆放着路易十六风格的白漆椅子、洛可可风格的镀金木制餐桌和路易十五风格的镜子(镜子里的女人倒影很美)。墙面上似乎是路易十五风格的雕花、镀金和白漆装饰的客厅的一部分,类似于巴黎苏贝斯酒店的王妃沙龙。这对夫妇身着晚装,他们有的刚从舞会或派对上回来,有的即将参加舞会或派对。Béraud是一个精妙的手势大师,他在这里仔细地渲染了这些手势。他的双手有意地抓着椅背,男人有些尴尬地后仰,也许是在紧张地期待着。他把头向前拱起,似乎在等待着对他的提议的回应,而他的同伴则低头内省地看着他。站在她那身非同一般的矢车菊蓝长袍,低垂的胸口廓形、蜂腰、带玄关的蓬蓬裙和裙摆上的飘带,她双手拿着一把敞开的扇子的姿势或许能看出她的反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