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年轻的渔夫

Joaquín Sorolla y Bastida

Joaquín Sorolla y Bastida (Spanish painter) 1863 – 1923
Pescador, Valencia (Young Fisherman, Valencia), 1904
oil on canvas
76 x 106 cm. (30 x 41.75 in.)
signed and dated Sorolla / 1909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Catalogue Note Sotheby’s

华金-索罗拉-巴斯蒂达(西班牙画家) 1863年-1923年
Pescador, Valencia (Young Fisherman, Valencia), 1904年。
油画
76 x 106 cm. (30 x 41.75 in.)
左下角有Sorolla / 1909的签名和年代
私人收藏
苏富比
目录说明 苏富比


1904年画于巴伦西亚的卡巴尼亚尔海滩,《El Pescador》以其特有的气势和完美的优雅表现了索罗拉在19世纪90年代中期至1910年期间的两个主要主题:工作,以巴伦西亚渔民的日常仪式为特征;游戏,以孩子们在海中天真地玩耍为特征。
这幅作品的主要特征是一个男孩背着一篮子鱼,沿着巴伦西亚海岸有目的地行走的四分之三长度的轮廓。他的垂直姿态与他身后横贯构图的破浪的白色形成对比。远处一群年幼的孩子在水中嬉戏。整个构图中弥漫着巴伦西亚的炎热阳光,阳光照射在男孩的皮肤上,反射在篮子里的鱼鳞上,在海浪的泡沫上跳舞,照亮了水中的孩子。
但是,将画中两个不同的部分统一起来的不仅仅是地中海的光线。渔童头部的微微后转,以及他那充满怀念的目光也将前景和背景拉到了一起。他的目光暗示了在水中赌博的孩子们的未来:几年后,他们中的一个或多个可能会像他一样,承担起带来渔获的责任。索罗拉在这幅作品中对青春宝贵的礼物的赞美和对时间流逝的思考,对他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主题。在画《El Pescador》的时候,他自己的孩子已经14岁、12岁和9岁了;他中间的孩子Joaquín和渔夫的年龄差不多。对于他的后代,对于他的妻子克洛蒂尔德,乃至于他自己,未来会怎样呢?
到目前为止,索罗拉的国际声誉主要是通过他对巴伦西亚渔民社区的描述而形成的。他在1894年巴黎沙龙上的成功引发了他的声誉,当时他的作品《把渔获带回家》(La vuelta de la pesca)(图1)获得了一枚奖章,并被法国政府收购,挂在卢森堡宫。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索罗拉以越来越大的魄力和现实主义的态度记录了当地渔民的工作生活,无论是他们为了上岸而与风雨搏斗,还是在海滩上修补渔网,或是在船上休闲。1903年,索罗拉完成了大型画布《午后的太阳》(图2),实现了这一风格的顶峰。何塞-路易斯-迪耶斯称这幅作品是 “索罗拉作为海上劳动场景画家的最高神化”(转引自Joaquín Sorolla, exh. cat. Madrid 2009, p.307)。
如果说Sol de la tarde是一个流派的巅峰之作,那么他在1904年夏天的作品则宣告了索罗拉的新方向,他对当地渔民的同情转变为更广泛的艺术视野。在国内,这既是作为画家取得经济上的成功的结果,也是他倾向于从他年轻的家庭中汲取创作灵感的结果,他看着他们在他身边茁壮成长。这一年年底,索罗拉和他的妻子和孩子们一起搬到了位于马德里米格尔-安赫尔街9号的新房子和工作室,并在那年夏天开始了一场特别激烈的绘画活动,以描绘儿童为乐。索罗拉在《我的孩子》(Mi hijos)组画中特别向他的孩子们致敬。但他通常会将他们以一种更普遍的方式融入到他标志性的海滩场景中。就像本作品中的渔夫可以被解读为对其儿子的间接暗示一样,在《Verano(Summer)》(图3)中,从预备草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在海滩上奔跑的女主角是他最小的女儿Elena的肖像。

但是,除了对妻子和孩子的兴趣之外,他对瓦伦西亚和整个西班牙的向往才是索罗拉绘画的动力。在培养这些更大的希望时,他是务实的。十年后,他在美国写道:”我们现在有了现代的西班牙,但我们还没有看到我们的作品。”我们现在有了现代的西班牙,有了公路和无线电报… … 西班牙失去了她的殖民地,必须开发她自己的巨大资源,并在世界市场上竞争”(转引自Carmen Gracia在《画家Joaquín Sorolla》中的文章,exh. cat.,伦敦1988年,第43页)。索罗拉则希望巴伦西亚能刺激和引导整个西班牙的复兴。’我最珍视的希望之一,’他宣称,’……是在我的国家渴望的复兴中,巴伦西亚将在工业和艺术运动中起带头作用,就像其辉煌的传统和其天生的艺术气质一样’。’(Gracia,1988年,第44页)。
为了用绘画来表达他的愿景,索罗拉既借鉴了瓦伦西亚古老的过去,也借鉴了他自己在罗马学习艺术时被古代文化包围的经历。自19世纪90年代以来,评论家们经常将索罗拉的作品与古典世界联系起来。胡安-拉蒙-希门尼斯(Juan Ramón Jiménez)在《El pescador》创作的那一年写道,索罗拉:”……用他的西班牙画笔工作,找到了他所需要的一切,整个国家的灵魂。于是,就开始了他的祖国的一系列画面–辛劳、汗水、贫穷和阳光,地中海沿岸的希腊式辉煌及其蓝色大海的雷鸣,瓦伦西亚的佛罗伦萨式优雅,所有那大量的泡沫和透明胶片,微风和鲜花,那无比嘈杂的妇女、儿童和西班牙水手的合唱。格拉西亚,1988年,第89页)。
El pescador》中渔夫的加明好容貌和雕塑般的躯干显然符合索罗拉所追求的理想,体现了索罗拉对其国家的宏伟愿景。


1863年2月27日出生在巴伦西亚,他的艺术生涯从这里开始,先是在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后来在15岁时进入圣卡洛斯美术学校学习。在1879年参加巴伦西亚地区展览后,他前往马德里,在那里他向全国美术展览展示了三幅航海作品,并为普拉多博物馆复制了巴斯克斯的画作。
1884年,索罗拉在巴伦西亚地区展览会上获得了第一枚金奖,并以《五月双雄》(El Dos de Mayo)获得了第二届全国美术比赛的奖牌,这幅画的主题是历史。他凭借画作《帕勒特的哭声》获得罗马西班牙学院的学生资助。一到罗马,他就和朋友佩德罗-吉尔在巴黎呆了几个月,参观了巴斯蒂安-里佩奇和阿道夫-门泽尔的展览。1887年,他提交的最后一幅作品《约弗雷神父保护一个被孩子们追赶的疯子》作为学生助学金的最终作品,从而为他赢得了助学金的延期。
1888年,索罗拉在巴伦西亚与克洛蒂尔德-加西亚结婚,回到意大利后,他留在了阿西西。完成培训后,华金和妻子搬到了马德里,在那里他加入了画家何塞-希门尼斯-阿兰达的行列,并以社会主题的作品获得了最高的官方殊荣。他们仍然说,鱼是昂贵的,悲伤的遗产。
1900年在巴黎万国博览会上获奖后,关于大海、海滩和自然的主题在他的作品中越来越重要,他试图捕捉短暂的光影。这导致了他的作品中对光的持续和逐步的研究。
1906年巴黎乔治-佩蒂画廊是索罗拉的第一次个展,为他赢得了公众和评论界的巨大成功。 第二年,他又在柏林、杜塞尔多夫和科隆举办了个展,1908年,他又在伦敦的格拉夫顿画廊举办了个展,在那里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索罗拉与西班牙协会达成协议,将在1912年至1919年期间创作一系列表现西班牙乡村生活的大型油画,此后,索罗拉于1919年夏天前往马洛卡岛和伊比沙岛,在那里画下了他最后一幅地中海景色。回到家后不久,他就患上了中风,这将永久地中断他的绘画生涯。三年后,他于1923年8月10日在Cercedilla(马德里)去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