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沙漠中的贝都因人和两只骆驼

John Frederick Lewis

John Frederick Lewis (British painter) 1804 – 1876
Bedouin And Two Camels In The Desert, s.d.
watercolour and gouache over pencil on paper
35.5 x 51.7 cm. (14 x 20 .38 in.)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Catalogue Note Sotheby’s

约翰-弗雷德里克-刘易斯(英国画家) 1804-1876年
沙漠中的贝都因人和两只骆驼
水彩、水粉、鉛筆、紙本
35.5 x 51.7 厘米。(14 x 20 .38 in.)
私人收藏
苏富比
目录说明 苏富比


在开罗居住了近十年后,约翰-弗雷德里克-刘易斯于1851年回到英国,急于在《哈雷姆》的成功基础上再接再厉,前一年在水彩画学会展出的《哈雷姆》获得了巨大的人气和好评(编号147)。 为了展示他的东方经验的多样性,他开始展出一些描绘贝都因阿拉伯人与他们的骆驼在西奈沙漠和红海周围的场景。 由于这些作品的标题非常相似,几乎可以互换,因此很难确定其中哪一幅可以与刘易斯今天所熟知的沙漠画组相提并论。 他在这一类别中的第一个展品《沙漠中的停顿–埃及》,于1854年在水彩画家协会展出(编号248),一位当代评论家这样描述道。”这幅《停顿》是在几乎垂直的阳光下,描绘了带着骆驼和他们的车夫的旅行者,在无边无际、连绵不绝的干旱平原上行进的情景,在这种情况下,眼睛只能停留在散落在骆驼脚下的细小鹅卵石上,才能得到缓解……但微观的纹理、动物的外套和装饰的纹理却表现得非常出色”(《艺术杂志》,1854年,第174页)。 评论家注意到这幅水彩画与同一展览中的另一幅《骆驼和贝都因人,红海的沙漠》(编号305)相似,后者表现出同样的 “非凡的执行力”。 这两件展品很可能与现在被称为《沙漠中的停顿》(2012年4月24日,伦敦苏富比拍卖会,拍品7,图示)和1853年的《正午的停顿》(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编号716)的水彩画相鉴别。
1854年,这两幅水彩画受到好评,同样重要的是,这两幅作品卖给了两位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收藏家,这一定鼓励了刘易斯在第二年的水彩画学会上又展出了两幅沙漠场景,《沙漠中的井,埃及》(编号135;可能是现在名为《沙漠中的停顿》的作品,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伦敦)和《沙漠中的问候,埃及》(编号150;Shafik Gabr收藏,开罗)。这两幅作品都很畅销,深受好评,但最大的赞誉是在1856年,刘易斯展出了他的代表作《西奈山沙漠中的弗兰克营地》,1842年(SPWC,编号134),被维多利亚时代颇具影响力的评论家约翰-罗斯金赞誉为 “世界上最美妙的画作之一”,因为它对细节的微观关注。他热情地鼓励他的读者用放大镜检查 “骆驼的眼睛,他将会发现在它们下垂的边框下有很多画作,对于大多数画家来说,这些画作足以画满整个头部”(《学院笔记》,1856年)。
除了这些复杂的、高难度的展出作品外,还有一组相关的沙漠题材,虽然构图不那么精致,细节也不那么细致,但是,它们本身就是完成的作品。 本幅水彩画就是其中之一,其中心的骆驼与《正午时分》(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中的骆驼完全相同。另一个例子是几乎相同但稍小的《贝都因阿拉伯人和两只骆驼》(伦敦,美术协会,《北非旅行者卡萨布兰卡到开罗》,1974年,cat.no.63)。 至少还有两幅水彩画在尺寸和技法上可与之媲美:《贝都因人的营地》(A Bedouin Encampment)(伦敦,美术协会,北非旅行者卡萨布兰卡到开罗,1974年,猫,编号63)。贝都因人的营地》(耶鲁英国艺术中心,纽黑文)和《沙漠中的坟墓旁的阿拉伯人与骆驼》(阿什莫林博物馆,牛津),其中骆驼和贝都因的中心人物与《沙漠中的停顿》中的人物相同(伦敦苏富比,2012年4月24日,拍品7,附图)。所有这些作品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刘易斯在西奈沙漠之旅中对骆驼和贝都因人在帐篷中的精彩观察素描,其中一幅《两只骆驼》(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就是本幅水彩画中两只骆驼的基础。

这组沙漠场景的一个共同特点是,通过密集地使用不透明的水彩颜料(水粉,或在英国被称为体彩)来实现惊人的可塑性,这有助于确保强烈的色彩的生存。它们在刘易斯作品中的地位似乎是介于初步草图和展出作品之间的中间地带,但不一定是为后者做研究。这组作品中的一幅,《阿拉伯与沙漠中的坟墓旁的骆驼》(Ashmolean博物馆,牛津),日期为1858年,这可能表明,展出作品的成功创造了对类似但较便宜的例子的需求,刘易斯用这些直接出售给收藏家的水彩画满足了这种需求。 不管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它们清楚地显示出他对贝都因人生活的高超知识和他画 “强烈的光线 “的完美技巧(J.L.Roget,A history of the Old Water-Color Society,London,1891,vol.II,p.144)。这些作品也显示了他年轻时完善的描绘动物基本特征的非凡能力。作为骆驼的画家,他的骆驼有着笨拙的轮廓和傲慢的举止,无人能及。
我们要感谢Briony Llewellyn为我们撰写了这份目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