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俄末代公主

 一)末代沙皇和他的家庭

末代沙皇尼吉拉二世出身于罗曼诺夫家族。1613年,罗曼诺夫家族的米哈依尔-费多罗维奇被全俄缙绅会议推选为沙皇,从此开始了罗曼诺夫王朝的统治。在此后近三百年间,罗曼诺夫家族曾出现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等著名君主,也促成了俄罗斯历史上最辉煌的17、18世纪。

沙俄的末代公主

尼古拉斯二世的祖父,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称作“解放者沙皇”,是他签署了释放农奴的法令。但在1881年某天,亚历山大二世出行的时候,他的马车被一伙恐怖分子袭击了。重伤昏迷不醒的亚历山大二世被抬到冬宫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他的儿子,亚历山大三世,尼古拉斯二世的爸爸继承了皇位。那一年,尼古拉斯二世才13岁。
亚历山大三世和他的父亲不同,他是个坚定的独裁政权维护者,并且强烈反对自由主义的改革。他迫害少数民族,特别是犹太人。
尼古拉斯二世生于1868年5月6日,母亲是丹麦公主玛丽(Princess Marie of Denmark),是亚历山大三世的长子。
虽然有这样的父亲,尼古拉斯还是逐渐成长为一个和蔼文雅的青年。他精通法语,英语和德语,并且在舞蹈和马术方面的造诣也非常高。但可惜的是,因为有大批的秘密警察保卫着皇室成员的安全,他几乎是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样的环境使他对自己未来的子民真正的生活水平没有一个正确的概念,并且也造成了他在决策很多重大问题时观点过于狭隘。这些都成为了他日后统治俄国的巨大障碍。
安娜斯塔西娅的母亲1872年6月6日生于德国莱茵河畔的海塞–达姆施塔特公国,全名叫做维多利亚.艾莉克丝.海琳娜.路易丝.贝垂克斯(Victoria Alix Helena Louise Beatrix),她后来的丈夫称她“艾莉克丝”(Alix)。别看这么长,艾莉克丝的这个名字可是包含了她的外祖母—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母亲—艾莉斯公主(Princess Aliceof England),和父亲—路易斯-海塞大公(Grand Duke Louis of Hesse)三个人名字哦!艾莉克丝一般是被人看作是一个美丽但内向的女子,尤其是对那些不熟悉她的人来说,简直是冷漠又孤僻。可是童年时代的她却真正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从她那时的绰号“阳光”就可以想象这个女孩的童年是多么温暖快乐。可是快乐的日子总是一晃而过,艾莉克丝六岁那年,她的妈妈过世了。从那时起,这个开朗外相的女孩慢慢变得孤独内向起来。

艾莉克丝第一次见到她未来的夫婿—尼古拉斯时,才刚刚12岁,而尼古拉斯也只不过是16岁的青涩少年。可是尼古拉斯却在见到艾莉克丝的第一眼时就被她深深打动了。当他们稍微年长一点再见面时,两人陷入了情网。很快,在1894年,他们订婚了。

同年,亚历山大三世逝世,26岁的尼古拉斯二世即位。在亚历山大三世的葬礼后一星期,这对恋人结婚了。其实尼古拉斯二世一直都没有做好即位的准备,因为亚历山大三世年纪其实很轻,去世时不过50来岁。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谁都没有想到过尼古拉斯会有继承皇位的一天。可是该来的迟早要来。面对这众人都垂涎不已的沙皇宝座,尼古拉斯二世却说:“我还没有做好当沙皇的准备。我也从来都不想当一个沙皇。”他成为沙皇后发布的第一项法令是宣告艾莉克丝的新名字—亚历桑德拉.费多诺夫娜(Alexandra Feodorovna).

尼古拉斯二世和亚利桑德拉一共生育了四女一子,他们是:长女奥莉嘉(Olga),次女塔吉扬娜(Tatiana),三女玛丽亚(Maria)和小女儿安娜斯塔西娅(Anastasia)以及最小的儿子阿里克谢(Aleksey).可惜作为维多利亚女皇家族的后代,阿列克谢患有血友病。这大概是这个美满家庭的最大遗憾了。

沙俄的末代公主

尼古拉斯二世和亚历桑德拉是一对很关心子女的父母。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来陪伴和教导他们的五个孩子。在革命开始前,这个高贵的家庭在亚历山大宫里过着安静平和的日子。

沙俄的末代公主

二)姐妹情深—-公主们的故事

沙俄的末代公主

也许没有哪个皇室的公主间感情能像罗曼诺夫一家四个女儿那样亲密无间了。虽然小时候,她们也会为了玩具或洋娃娃而争吵,可是当她们渐渐成长,她们间的感情也越来越亲密无间。
在宫中,奥丽嘉和塔吉扬娜分享一间房间,而玛丽亚则和安娜斯塔西娅是室友。她们的房间虽然都很大,可是里面的家具却并不精致华美,只不过就是宫中到处可见的一些式样过时的又矮又旧的东西。别不相信,看看公主们睡的床就知道了!你能想象公主们睡的是怎样的床吗?她们睡的是折叠式的薄薄的硬行军床。每张床都标记着自己主人的姓名。床上统一的是蓝色的毯子,毯子上还绣着卡捷琳娜女皇的族徽。睡行军床可是沙皇家的传统。这个传统可以上溯到叶卡捷琳娜女皇时代,是她亲自为自己的孙儿亚历山大挑选了行军床。皇室的孩子从小就被教育适应硬床以及洗冷水澡和简单的食物。公主们的床不仅可以在宫殿里方便地移来移去(比如夏天,房间里变得很热很闷的时候,她们就把床移到大大的落地窗前,到了圣诞的时候,她们会把床移到阿列克谢的游戏室,那里有高高的装饰得美仑美奂的圣诞树,躺在黑暗中,看着树上亮晶晶的装饰,慢慢景如梦乡。),甚至她们到国外拜访亲戚的时候她们也带着自己的床和被褥!(直到后来她们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她们还是带着这些床!)
四个公主共用一个很大的盥洗室,里面有两个浴缸,一个大大的镀银的是从尼古拉斯一世的时候传下来的,上面刻着历年来使用它的人的名字。大浴缸边上是一个小浴缸,那是当公主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用的。浴缸的前头靠墙的地方摆着一些大桶子,是当公主们洗澡时,侍候的仆妇们帮她们往浴缸里倒水的。等公主们逐渐长大后,她们就姐妹间互相帮忙倒水,不用仆妇侍候了。马桶是用一幅垂挂的水彩画和浴室分开的。其实在姐妹们的餐厅和她们母亲的房间之间还有一个盥洗室,不过那个比较老旧,她们也不常用。
负责照顾公主们的宫女们在宫中的地位是比较高的,她们甚至在宫里能有自己的仆人。公主们的很多琐事都有她们负责,沙皇和皇后是不管的。因此,公主们有一个半正式的签名—“OTMA”,就是由她们四人名字的首字母组成的。
在这个家里,语言问题可不是个小问题。公主们和妈妈说英语,和爸爸及阿列克谢说俄语,她们之间则俄语英语都来。她们小的时候,家庭教师是一个爱尔兰小姐,所以她们的英语中带着浓浓的爱尔兰口音。等她们年纪稍长,皇后开始为她们的英语发音犯愁了,因为她们很有可能要和英国皇室结亲,那时带爱尔兰口音的英语会让人笑话的!于是,她又找来一位老师,叫希德尼.吉伯(Sidney Gibbs),专门来矫正公主们的英语发音。别看公主们是俄国人,她们的俄语可说的实在不怎么样。因为她们的成长环境可以说是与外界隔绝的,她们的俄语有很多是不规范的,甚至到了她们十几岁的时候还是如此,常常使用很多儿童化的口语。

沙俄的末代公主

1. 大公主奥丽嘉

1895年11月3日,亚历山大宫亚历桑德拉皇后的寝室外,尼古拉斯二世正焦急地等待。忽然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宣告了大公主奥丽嘉的诞生。尼古拉斯二世欣喜若狂,这是他和亚利桑德拉的第一个爱情结晶,也许这是他一直最宠爱奥丽嘉的原因吧!
奥丽嘉可是皇族中有名的美人,她身材修长,体态婀娜,皮肤白皙,还有一双从爸爸那儿继承来的蓝眼睛。可是身为公主,她们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自由。她们四姊妹的衣服式样及颜色从小就由皇后指定,自己没有挑选的权力的!直到奥丽嘉16岁了,她才有权力打理自己的衣橱,而这衣橱还是和塔吉扬娜共用的。
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皇室一直都是被警察和卫兵们包围着,未经允许和警察的检查是不能靠近皇宫的。可是深宫大院里皇室的事情历来是街头巷尾及小报们最爱津津乐道的,因此,哪个冒失鬼要是偶然遇到了公主,就会被立即被警察带走,调查身份倒是其次,还要被无休无止的询问和公主说了些什么,以及和公主说话的目的何在?!皇室深知自己的名声就在这些“狗仔队”的嘴上悬着呢,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给毁了。因此,公主们的社交圈其实是很小的,可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公主们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们一样,也渴望与同龄人交流,渴望友情。于是,仅有的几个朋友对他们来说就弥足珍贵,因为那不仅是她们的朋友,是她们情感上的支柱,也是她们知晓外面世界的眼睛和耳朵。正因为明白友情的可贵,奥丽嘉总是很低调的和朋友们保持联系只是为了保护她的朋友们不受打扰。
奥丽嘉有一颗敏感而善良的心。她常常会悄悄地从她那菲薄的零用钱里拿出一些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尽管因此而入不敷出,她也乐此不疲。奥丽嘉坚持:慈善事业是应该悄悄进行的。她自己也是这么做的。在她成年以前,她只能靠自己每月小小的奉例,可是当有一天,她可以部分自由地支配自己的部分财产时,她帮助起人来就更加不遗余力了。
作为公主,奥丽嘉四姊妹从小就被教育要举止优雅,并且在公众面前要极度地有礼貌。可是奥丽嘉却是个有点被宠坏的孩子,在欧洲,贵族们对自己孩子的教导是:自己能做的事却让仆人去做是不对的。(这点可和中国不一样。)可是奥丽嘉却常常不经思索地指使仆人干这干那,这可让皇后看不下去了。其他四个孩子都乖乖地听皇后的话,自己的事自己做,作为老大的奥丽嘉就更应该给弟妹们做个榜样。可奥丽嘉偏偏不吃这一套,而且公然和她妈妈顶嘴,这可把皇后给气坏了,而从小就深受英德两国温文尔雅的贵族氛围熏陶的皇后,面对说起话来咄咄逼人的女儿,尽然处于下风,并且手足无措。有一次,他们全家到罗马尼亚拜访亲戚,顺便提及到把奥丽嘉许配给罗马尼亚的王太子,这消息不知怎么被奥丽嘉知道了,她可是一点情面没留,大闹了一场,弄得沙皇夫妇灰头土脸的,只好把此事压下不提。事后奥丽嘉和妹妹们说,她才不想嫁给什么王太子,她只想嫁个俄罗斯男生,在俄罗斯呆一辈子。
奥丽嘉聪明博学,而且很关注时事政治。阅读家中所有的时事报纸及杂志是她每天必做的功课,而深爱她的沙皇也允许奥丽嘉到自己的书房里读书。在俄国国内革命开始的时候,奥丽嘉就已经敏感地感觉到了国内的政治气氛以及国民对她父母的仇恨。从每天的阅读和朋友们的谈话中,她了解到了她的父母在公众中的负面形象,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相信那些对她父母不利的谎言。可是她对这一切,却无能为力。生活,对于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来说,严酷了点。
自从革命他们一家被软禁后,奥丽嘉常常和沙皇单独在书房里,长时间地分析讨论落到这一处境的原因及事态可能发展的方向。这些谈话使沙皇对了解自己失败的原因及自己的责任非常有帮助。在这段日子里,沙皇非常感激女儿的睿智判断和对自己深深的同情。在皇室被囚的日子里,奥丽嘉是全家的精神支柱。这个勇敢的女孩,在被软禁的日子里,一直贴身藏着一把左轮手枪,直到他们要被转移到卡捷琳堡前,看守他们的卡布林斯基上尉不得不恳求奥丽嘉公主放弃这把武器。
这样年轻美丽,又有头脑的公主,如果让她执掌国家政权的话,也许将是另一个叶卡捷玲娜女皇,可惜,她还来不及品尝生活的美好便已经和她的父母及姐妹们一起离开了人世。

沙俄的末代公主

 2. 乖巧可人的二公主—塔吉扬娜

在四姐妹里,塔吉扬娜的面貌最富有外国风情,她体态纤弱,微黑的皮肤,配上墨玉般深黑的头发,稍宽的棕色眼珠里,流淌着温柔的神采。老的黑白照片是没法体现出她那不同寻常的美的。她天生就带有一种优雅迷人的皇家气质,总是在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流露出来,即使她身穿便装站在那里,人们也会因为她那顾盼间的风采而认出她是皇室中人(这一点,她是四姐妹中最像妈妈那样有皇家气息的)。她还有一付悦耳动听的嗓子,喜爱她的人说她连嗓音里都透着浓浓的贵族气。
和姐姐奥丽嘉一样,塔吉扬娜也是个细心敏感的姑娘。她可以察觉到人们和她在一起时,从心底发出来的那股不自在,而她则想方设法使人们轻松起来。对她来说,朋友也是很重要的。尽管她是个迷人的姑娘,而她也渴望和陌生人接触,可塔吉扬娜还是沮丧地发现,人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很难忘记她的身份,再加上严格的宫廷礼节,在她和普通人,哪怕是贵族中人之间划下一条鸿沟,令她得不到她所期望的友谊。
塔吉扬娜很喜欢写信,她写得一手漂亮的花边体,但有时候还真让人难以辨认她写的东西。
作为公主,她们的日常生活都有人严格地规划,因此她们不可能自己安排与同龄人的会面。有时候,她们也会被安排出去拜访朋友或散散步什么的,但那时总是被一大堆秘密警察跟着。那些忠于职守的警察们要么藏在路边的灌木丛中,并且常常把路上的闲杂人等清理干净,为她们开出一条道来。塔吉安娜虽然对此很不满,但也无可奈何。谁叫她长在帝王之家呢?!
在男人们的眼中,塔吉扬娜是四姐妹里最引人注目的,甚至在西伯利亚被关押期间,塔吉扬娜也是看守她们的士兵们最喜欢的人。她喜欢珠宝,皮毛,衣物,香水以及一切能使她时髦美丽的东西,这一点和她妈妈很像。而她在这方面也是很有天赋的,她总是知道怎样穿才能让自己更有魅力,更吸引人。如果说奥丽嘉和爸爸最亲近,那塔吉扬娜就是妈妈的心头肉,姐弟们有什么难事要求妈妈帮忙总是她去当说客,结果总是皆大欢喜。塔吉扬娜是最了解皇后妈妈的个性和喜好的人,她陪伴皇后的时间是五姐弟中最多的。而且,当皇后让她做一些琐事的时候,她也毫无怨言,这点可比她姐姐好多了。
作为公主,塔吉扬娜接受了最基本的技能训练—语言,绘画和钢琴。可她对这些却没有热情,只是机械地掌握些技巧了事。塔吉扬娜和奥丽嘉性格完全不同,姐姐胸怀大志,心胸开阔,能和爸爸谈古论今,塔吉扬娜则是妈妈的贴心人与好帮手。在一战中,塔吉扬娜和妈妈姐姐一起在医院中担任起护士的工作,甚至参加外科手术的操作。虽然护士生活艰苦劳累,而且每天都要目睹战士们的悲惨境遇,听到他们痛苦的呻吟,但她不像姐姐那样因此而变得有些神经质,相反,她总是任劳任怨,愉快地接受各种任务。亲切自然的微笑加上美丽的容貌,使她成为医生和病人中最受欢迎的人。战争期间她护理过的许多军官都对她爱慕不已。哪怕在她去世后很长时间里,军官们还保留着对她的美好回忆,并衍生出许多美丽的故事。
牢狱生活对塔吉扬娜来说是艰苦的。她日渐消瘦,幸好她是个虔诚的教徒。如果说在被囚禁的生活中,奥丽嘉是全家的主心骨的话,她就是温柔呵护全家的精神支柱。她带领全家一起做祷告,让家人在每天的惶恐中找到一丝安宁。

 3. 温柔贤良的三公主—玛丽亚

四姐妹中,奥丽嘉美丽,塔吉扬娜娇艳,玛丽亚则可以说的上是个洋娃娃。照片中的她,大大的蓝眼睛,玫瑰红的圆脸颊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小时候的玛丽亚有点胖乎乎的,因而她也一度成为姐妹们的笑柄,大家看着她那圆嘟嘟的身材,以及因为胖而行动有点笨拙的样子,就连沙皇夫妇也会笑她几句,甚至她的妹妹—安娜斯塔西娅在帮她梳头的时候,也常常嘲笑她。可是面对大家的嘲讽,玛丽亚从不放在心上,她只是憨憨地笑着,坦然接受一切。皇后曾私底下担心玛丽亚这样胖下去,以后会嫁不出去,因此对玛丽亚体重的数字颇为关心。没想到玛丽亚到了十几岁的时候,竟然脱胎换骨,一下子瘦了下来,成为家族里的第三个美人,皇后妈妈这才放下心来!
也许因为同住一间房的关系,大公主与二公主间的感情非常要好,而三公主则和妹妹之间心意相通。玛丽亚还在跌跌撞撞学走路的时候,姐姐们总是笑她,有时甚至带点恶作剧性质地捉弄她。等她稍为大一点,姐姐们又嫌她小,不让她参加游戏。玛丽亚很小就知道了要怎样为自己争取地位。等到安娜斯塔西娅稍微长大点的时候,情况就改变了。玛丽亚很努力小心地照顾妹妹,于是这两姐妹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和知己。
玛丽亚秉性温柔,见到小孩子总是忍不住地要去抱抱亲亲。也许正因为她保持了一颗童心,大家一直把她当做一个小女孩,虽然有时有点笑骂她,心里却格外疼惜。她的妹妹安娜斯塔西娅是个很强权的女孩子,虽然在日常生活上是玛丽亚照顾妹妹,可在对外的许多事情上,则是妹妹照顾姐姐了。
在学习方面,玛丽亚也是多才多艺,虽然四姐妹的家庭教师们常常夸奥丽嘉最聪明,可其实玛丽亚一点也不比大姐差,尤其在绘画和乐器两方面,甚至有很高的天分。但她却并不觉得这些教育有多重要。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嫁给一个心爱的人并拥有一个自己甜蜜的小家更让她向往的了。她是四姊妹中最和蔼可亲的,最大的爱好就是和普通人,尤其是英俊的军官们聊天。也许在四姐妹中,她是最适合扮演妻子和母亲的角色的人。也正因为此,她才刚十岁多一点的时候,她们远在英国的维多利亚姨妈(皇后的姐姐Princess Victoria of Hesse) 就和皇后商量,要让玛丽亚嫁给她的儿子—-日后鼎鼎大名的路易斯.蒙巴顿亲王。皇后和沙皇自然乐意,可因为当时两个孩子都还小,就决定晚几年再说,没想到没多久战争就爆发了,接着又是俄国的革命,可怜玛丽亚死时才刚满19岁零一个月。。。
也许因为从小被呵护的关系,玛丽亚是家里公认的梦想家,有时候大家甚至会被她那不切实际的梦想都得哈哈大笑。可在战争期间,这个美丽单纯的女孩子真的和一位年轻军官展开了一段认真的但柏拉图式的恋爱。因为宫禁森严,那位军官身子没有机会和玛丽亚约会,于是一个就常常在王宫前的大街上走来走去,另一个则傻傻地站在皇后房间的阳台上,这样就可以让那个痴心的人看见自己。这两个相爱的人,就这样用目光诉说对彼此的思念。面对这段没有希望的恋情,沙皇和皇后也不忍心干涉。可是俄国的十月革命却无情地粉碎了这一段纯洁又凄美的爱情,不知那个无名的军官,多年后的梦里,可有一张甜美如花的笑靥出现?

4.调皮蛋—安娜丝塔西娅

沙俄的末代公主

1900年,皇后又怀孕了。在生了三位公主后,大家都期望这次皇后能为皇室添一位太子。然而,当皇后腹中的婴儿呱呱坠地后,大家不禁有些失望—-又是一位公主。可是,和三个姐姐不同,安娜丝塔西娅可是个“假小子”,连她亲爱的沙皇爸爸都叫她—小淘气!
从小安娜丝塔西娅就被认为是个美人胚子,所以,当她看到玛丽亚胖乎乎的样子时,她总是忍不住要嘲上玛丽亚两句。可是,当玛丽亚慢慢瘦下来的时候,她却出人意料地渐渐长胖了!可怜皇后刚刚放下担心玛丽亚的心,马上又焦虑起小女儿的体型来了!最后,当她发现安娜丝塔西娅的体重一天比一天增加时,她只好自我安慰小女儿有一天也会像玛丽亚一样,稍微长大点就会瘦下来的。
她和玛丽亚的房间正好在皇后会客室的楼上。房间里有一台留声机和许多唱片。每当皇后会客时,她就会拉上玛丽亚在房间里大声地放音乐、跳舞,音量开得尽可能的大,两个人还要把地板弄得“嘭嘭”直响,坐在楼下的皇后和客人都碍于面子不好来找她的麻烦,她可是一个人在楼上玩得开心得要命,并且乐此不疲!不过,这也培养了她对音乐的爱好,很小的时候,她就可以弹得一手好吉它和俄式三弦琴。等她的弟弟阿列克谢也学会了三弦琴,他俩就常常让姐姐们在钢琴上伴奏,自己则为大家表演三弦琴二重奏,并且成了家里的经典节目。
安娜丝塔西娅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她的家庭教师们都发现她学东西非常快,可她就是有点懒而且很容易对学习产生厌倦!老师们一天到晚在发愁怎样能让她对自己的功课集中点精神。她小人家一天到晚就想着玩,哪怕坐在教室里也是人在心不在,神游天地间。用皇后的话来说就是:“爬树的时间比看书的时间多!”不过,她也是家里的开心果。她对周围人小小怪癖的敏锐观察,惟妙惟肖的模仿,配上讽刺又幽默的话,常常把一家人逗得东倒西歪,万全忘记了自己皇家的身份。几乎没有人能逃出她的嘴,哪怕沙皇也不例外。而这也是她在这个大家庭里吸引大家注意力的一个办法。
和姐姐们当淑女的爱好不同,安娜丝塔西娅只有两个爱好—绘画和狗!她对绘画充满了热情,而对她的狗狗则充满了爱心。她一共有两条狗,一条叫“诗碧佳”,可惜死于脑病。诗碧佳的去世对安娜丝塔西娅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在诗碧佳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调皮伶俐的小姑娘都是郁郁寡欢,家里的欢声笑语也减少了。后来,皇室的一位密友送给安娜丝塔西娅另一条小狗—“杰米”,安娜丝塔西娅才渐渐恢复往日的开朗。杰米一直陪伴着她,直到她抱着杰米走进那间地下室。。。
在兄弟姐妹里,安娜丝塔西娅除了和姐姐玛丽亚感情最好以外,就是和她的弟弟—皇太子阿列克谢最亲了!她也是四个姐姐里和阿列克谢最亲的!她和阿列克谢之间心意相通,有时一个眼神,甚至就是完全出于感觉,无需语言也能交流。阿列克谢因为身体不好,沙皇和皇后不准他到处乱跑,只准他乖乖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安娜丝塔西娅就常常跑到阿列克谢的房中,配阿列克谢说话,或是模仿别人逗阿列克谢开心,当然也有时候是到他的柜子里偷点东西吃。当阿列克谢生病的时候,她是四姐妹中最忧伤最着急的,因为她好像能感受到阿列克谢的感受,也只有她知道怎样暂时转移阿列克谢的注意力,让他忘记自己的痛苦。

三)结局

 

沙俄的末代公主

1917年2月中旬,一场革命在彼得格勒爆发了。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彼得格勒普梯洛夫工厂开始罢工,其他工厂纷纷响应。24日罢工工人已达 20万。26日布尔什维克号召举行总起义,成立临时政府。工人积极响应号召,士兵也转向起义。27日晚已有6万以上的士兵转到革命方面来。起义工人和士兵很快就取得了胜利。

沙皇尼古拉二世与人民对抗,采取强硬手段,派军队协助恢复秩序,然而一切晚矣。内阁提出辞呈,杜马也在军队支持下要求沙皇退位,27日晚彼得格勒工人士兵代表举行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彼得格勒起义胜利的消息,推动了其他城市和前线士兵的起义。统治俄国达300年之久的罗曼诺夫王朝终于被革命力量推翻。
1917年8月一个闷热的夜晚,向西伯利亚转移的沙皇一家在300名士兵的押送下,来到坐落在乌拉尔东山坡上的古城托博尔斯克的总督官邸,尼古拉告诉儿子:“阿列克谢,现在,你已真的到了西伯利亚!”
虽然承担尼古拉二世一家花销的临时政府已经垮台,但还没有立即出现财政支出上的困难,因为政治上的变革尚未立即席卷到这里。苏维埃政权已在整个俄国建立起来。尼古拉和他的助手们每天都在分析得到的情报。列宁仍然是他们议论最多的话题。他已不再指望已经拒绝他去避难的英国人,更不寄希望于美国人。
他们被从官邸关押到监狱。每天早八时,沙皇一家都要穿好衣服接受视察和点名。早点可能有黑咖啡和干面包。然后一直要等到下午两点才能用上正餐。食物是从苏维埃集体食堂弄来的。下午沙皇和女儿们沿着院墙散步。他们可以望见在监狱屋顶上有红旗在飘扬,在距他们很近的教堂大圆屋顶的十字架周围架起了机枪。
监禁已由契卡和工人赤卫队接管,他们对沙皇一家充满仇恨。当局已不再允许沙皇一家读报,所以沙皇一家全然不知无情的镇压正在所有俄国监狱里展开。 1917年11月7日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取得了彻底胜利。西方国家加紧了对尼古拉二世的营救活动,国内保皇派分子也紧锣密鼓地试图帮助尼古拉一家逃跑。 7月12日乌拉尔省苏维埃执行委员会通过决议:不再等待审判,将罗曼诺夫一家处以死刑……
7月16日形势紧张起来。尼古拉二世身边的人都被调离。他和女儿们在院里散步时,听到一阵阵不寻常的嘈杂声,那是士兵在栅栏旁边架设大炮和机枪。教堂圆屋顶上的机枪虎视眈眈地瞄准这个方向。他们接到命令,不许靠近栅栏,然后被带回屋去。天还没有黑下来,沉浸在一片可怕的寂静之中。沙皇夫妇和孩子们都已分别入睡。一个小时后,尼古拉二世被叫起,他走下楼唤醒孩子们。“从这儿走,”等在前厅的苏维埃代表说:“需要等几分钟,车还没到。我们的人都在底层的房间里,但你们必须到地下室去。”
末代沙皇一家就这样在这个地下室被秘密处决了。 据说,当沙皇全家被告之将要处死时,场面很安静。皇后和其中一个公主在胸前划了一下十字,而沙皇似乎还没有明白将要发生的事情,仍然想要说什么;据说, 公主们的死状最惨,因为她们穿着藏满珠宝的胸衣,所以子弹没有穿透衣服,后来行刑队用了刺刀,还是不行,最后他们朝着公主们的脑袋开了枪,那个行刑的房间到处都是鲜血,都没过了鞋子;据行刑者中的一人回忆,他最后在地下室里看到安娜斯塔西娅时,她的父母和大姐都已经死了,她的弟弟正躺在地板上大声地呻吟,而可怜的小公主,蜷缩在墙角,双手抱头……这就是安娜斯塔西娅留在人间最后的形象了。

尼古拉二世被枪决后的第八天,白军攻占叶卡特琳堡,派索霍洛夫调查尼古拉二世一家的命运。他访问了一些当地人,在一个废矿井里找到一些遗物,包括沙皇家庭医生的假牙和狗的残留物等。1919年夏天,红军把白军赶走后,他的调查也就中止了。1924年,索霍洛夫在巴黎出书,称行刑队枪决了尼古拉二世全家(包括皇后、22岁的女儿奥尔加、21岁的女儿塔吉扬娜、19岁的女儿玛丽亚、17岁的女儿安娜斯塔西娅、13岁的有先天性血友病的儿子阿列克谢,他们的医生、厨师和皇后的女佣,以及孩子们的宠物小狗。对于一个疑问:为什么没有任何尸体残留物?索霍洛夫在书中的解释是,行刑队枪决后把人丢到废矿井用硫酸处理后又用汽油烧毁了。

1998年7月17日,俄罗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被处决80周年之际,其遗骨的安葬仪式在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举行,俄总统叶利钦不辞辛苦,从莫斯科飞抵圣彼得堡,参加了隆重的葬礼。安葬仪式可称得上国家最高水平。遗骨由专机从叶卡捷琳娜堡(原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运到圣彼得堡,灵柩全部由仪仗队护送。遗骨最后被安置在彼得巴夫洛夫斯克城堡中,至此,旷日持久的末代沙皇遗骨易地安葬事件总算告一段落。

2001年,俄罗斯拍摄了一部名叫《罗曼诺夫王朝,帝王之家》的电影,描述了这一段历史事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