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法国象征主义画家奥迪隆-雷东

Odilon Redon (born Bertrand-Jean Redon) was a French symbolist painter, printmaker, draughtsman and pastellist.

奥迪隆-雷东(Odilon Redon,生于Bertrand-Jean Redon)是法国象征主义画家、版画家、绘图师和粉画师。
奥迪隆-雷东出生于阿基坦省波尔多的一个富裕家庭。年轻的Bertrand-Jean Redon从母亲Odile那里获得了 “Odilon “的昵称。雷东从小就开始画画,10岁时,他在学校获得了绘画奖。15岁开始正式学习绘画,但在父亲的坚持下改学建筑。由于未能通过巴黎美术学院的入学考试,他结束了作为建筑师的任何计划,尽管1864年他曾在那里跟随让-莱昂-热罗姆短暂地学习过绘画。他的弟弟Gaston Redon后来成为了一位著名的建筑师)。
回到家乡波尔多后,他开始学习雕塑,Rodolphe Bresdin指导他学习蚀刻和石版印刷。1870年,他参军参加普法战争,他的艺术生涯就此中断。
战争结束后,他搬到了巴黎,并几乎完全恢复了木炭和石版画的创作。他把他那些用黑色阴影构思的视觉作品称为 “黑色”。直到1878年,他的作品才以《水的守护者》获得认可;1879年,他出版了第一本名为《Dans le Rêve》的石版画专辑。尽管如此,雷东仍然相对不为人知,直到1884年出现了Joris-Karl Huysmans的一本名为《反对自然》(Ant rebours)的邪教小说。故事的主角是一位颓废的贵族,他收集了雷东的画作。
19世纪90年代,粉彩和油画成为他最喜欢的媒介;1900年后他不再创作黑色作品。1899年,他与Nabis一起在Durand-Ruel’s举办了展览。
雷东对印度教和佛教的宗教和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佛陀的形象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他的作品中融入了日本主义的影响,如1899年左右的《佛陀之死》、1906年的《佛陀》、1905年的《雅各布与天使》、1905年的《日本武士的花瓶》等。
罗伯特-德-多梅西男爵(1867-1946)于1899年委托艺术家为勃艮第Sermizelles附近的Château de Domecy-sur-le-Vault的餐厅创作了17幅装饰板。雷东过去曾为私人住宅创作过大型装饰作品,但1900-1901年为多美西城堡创作的作品是他迄今为止最激进的作品,标志着他从装饰画向抽象画的过渡。风景细节并没有表现出具体的地点或空间。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的树木、带叶的树枝和含苞待放的花朵等细节。所用的颜色多为黄色、灰色、棕色和浅蓝色。从他的色彩选择和大部分高达2.5米的长方形屏风的比例中,可以看出日本画风对屏风的影响。其中15幅作品现存于奥赛博物馆,于1988年被收购。
多梅奇还委托雷东为他的妻子和女儿珍妮画肖像,其中两幅被奥赛博物馆和加州盖蒂博物馆收藏。大部分画作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都被多梅奇家族收藏。
1903年,雷东被授予荣誉军团勋章[9]。 1913年,安德烈-梅勒里奥出版了一本蚀刻画和石版画目录,他的知名度大增;同年,他在纽约军械库展上获得了最大的单幅作品。
雷东于1916年7月6日去世。1923年,Mellerio出版了Odilon Redon: Peintre Dessinateur et Graveur。芝加哥艺术学院的瑞尔森和伯纳姆图书馆(Ryerson & Burnham Libraries)收藏了梅勒里奥的文件档案。
2005年,现代艺术博物馆推出了一个名为 “超越可见 “的展览,全面概述了雷东的作品,展示了伊恩-伍德纳家族收藏的100多幅绘画、素描、版画和书籍。展览从2005年10月30日持续到2006年1月23日。
Redon的作品代表了他对内心感受和心理的探索。他自己希望 “将可见的东西服务于不可见的东西”;因此,尽管他的作品看起来充满了奇怪的生命和怪诞的二元对立,但他的目的是用绘画的方式来表现自己心灵的鬼魂。 [引文]雷东的灵感来源和他作品背后的力量可以在他的日记《A Soi-même》(致我自己)中找到。他的过程被他自己解释得最好,他说。

“我经常,作为一种练习,也作为一种养料,在一个物体前作画,直到它的视觉外观的最小事故;但那一天让我感到悲伤,而且有一种未满足的渴求。第二天,我让另一个源泉,即想象力的源泉,通过对形体的回忆来运行,我就得到了安慰和安抚。”
怀斯曼斯在下面的一段话中描述了雷东画作的神秘性和回味性。
“那是带有签名的画作: Odilon Redon. 它们在未打磨的梨木金边画框之间,摆放着前所未见的图像:一个梅洛温吉亚式的头颅,放在一个杯子上;一个大胡子男人,既让人联想到佛教牧师,又让人联想到公共演说家,他用手指触摸着一个巨大的炮弹;一只蜘蛛,身体中央嵌着一张人脸。还有一些木炭素描,更深入地探讨了发烧梦境的恐怖。这里,在一个巨大的模子上,一个忧郁的眼睑在眨动;那边延伸着干燥和干旱的风景,煅烧的平原,起伏和颤抖的地面,在肮脏和阴暗的天空下,火山爆发成叛逆的云层;有时,主题似乎是从科学的噩梦中提取的,并追溯到史前时代;怪异的植物群在岩石上绽放。随处可见的,在反复无常的块状物和冰川泥土中,都是一些人像,他们的外貌–厚重的下颌骨、突出的眉毛、后退的前额和扁平的头骨顶–令人想起祖先的头颅,即第四纪初期的头颅,人类还在果实累累、没有语言的时候的头颅,与猛犸象、有隔膜鼻孔的犀牛和巨熊同时代。这些画作没有分类;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没有理会绘画的局限性,它们开创了一种非常特殊的奇幻类型,一种源于疾病和谵妄的类型。”
雷东还将自己的作品描述为模棱两可、无法定义的作品。
“我的图画能激发灵感,也不能被定义。它们和音乐一样,将我们置于未定的暧昧领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