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海妖

Dante Gabriel Rossetti

Dante Gabriel Rossetti (British painter) 1828 – 1882
Ligeia Siren, 1873
coloured chalks
81.2 x 55.8 cm. (31 x 18.5 in.)
monogram and date are located in the lower right corner.
title is inscribed in the upper right corner of the work.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罗塞蒂
Ligeia Siren,1873年
色粉笔
81.2 x 55.8 厘米。(31 x 18.5 in.)
右下角有刻字和日期。
作品右上角有题款。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罗塞蒂在1873年创作的不朽裸体作品《Ligeia Siren》是一幅彩色粉笔画的杰作。罗塞蒂本人对这幅画也很满意,他在1873年3月18日给业余画家查尔斯-豪威尔写道:”我最近得到了一个新的好模特儿,并从她身上画了一幅裸体粉笔画,画中的女妖在弹奏美妙的琵琶,背景是吹动的树叶和大海。……我现在正在完成背景,而画框(不是普通的粉笔画画框,而是更多的画框,因为这幅画是相当的图片),将在本周与我。这幅画的尺寸是30 1/2 x 21 1/2英寸,可以和图片一起挂起来,非常漂亮。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作品之一”。1873年3月4日,他给他的朋友和同事Ford Madox Brown写道:”我在这里找了几天的模特–Dunn找到的一个新模特–从她身上画出了一幅几乎到膝盖的裸体Siren的画,她在弹奏着非凡的琵琶,这无疑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Ligeia的模特是 “一位具有先进思想的奇异女仆”,她是由他的工作室助手Henry Treffry Dunn挑选并送给他的。罗塞蒂写道:”是作为模特儿而不是女佣来的”。
雖然羅塞蒂以描繪女性美而聞名,他與女性的關係也很複雜,尤其是在這段期間與他的好友威廉-莫里斯的妻子簡-莫里斯的關係(見拍賣品號6),但這幅畫在羅塞蒂的作品中是非常不尋常的。他很少画裸体画,其中一个例子是1876年的长篇画作《彩虹之灵》(私人收藏,图1),这幅画据说是西奥多-沃茨-邓顿委托他的情妇画的。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他的赞助人和他们的妻子们的普遍品味。罗塞蒂曾向他最好的两位赞助人弗雷德里克-莱兰(Frederick Leyland,1831-1892)和威廉-格雷厄姆(William Graham,1817-1885)提供了《莱姬亚-海妖》(Ligeia Siren),但他们都以模特儿的裸体为由拒绝了。Marillier, op.cit., 1809, p. 135写道,罗塞蒂的另一位重要赞助人–律师Leonard Rowe Valpy, “Valpy先生非常特别,他几乎不喜欢在他买来挂在墙上的画作中露出裸露的手臂”。
罗塞蒂意识到作品的裸体会使画作更难出售;他向豪威尔解释说,”不受欢迎的中心细节最终会被从头发上缠绕的面纱中飞出的一丝帘子所掩盖,从而使它可以出售”。尽管如此,罗塞蒂对调和坐姿者的裸体还是有所防备,他给豪威尔写道:”如果我没有设想到飞纱会改善构图,我就不应该在《海妖图》中使用飞纱(它也不在那里)。我将根据我发现的情况放与不放”。然而,罗塞蒂怀疑人物的裸体会使这幅画难以出售,事实证明是这样的。他在1873年3月23日写给豪威尔的信中说:”《海妖》的画作现在是个惊艳的作品,应该能值很多钱……。我在构图上加了一点帷幔,对构图很有好处,–更不用说它能提高市场行情了”。这幅画最终交给了查尔斯-奥古斯都-豪威尔,以代替他在1873年安排将罗塞蒂的《但丁之梦在比阿特丽斯之死时》卖给瓦尔皮的委托。
显然,海妖的传说对罗塞蒂的吸引力有几个原因。海妖丽姬亚利用她的声音之美迷惑和征服男人,然后最终毁灭他们。四年前的1869年,罗塞蒂创作了一首名为《海妖的末日》的歌词。它描述了一位基督教王子的海上旅程,他相信他的信仰会保护他,但他却忽略了不要接近海妖的警告。虽然他抵制了她们的财富和伟大的诱惑,但他还是死在了提供爱情的海妖Ligeia的咒语之下。王子的妻子诅咒海妖,让她 “可能爱与被恨,从而毁了自己和她的姐妹们”。王子的儿子21年后回来找海妖报仇,而海妖的行为最终害死了他的父母。剧情的结局是,角色反转,海妖们被自己的单相思所毁灭,然而年轻的王子自己也屈服于即将到期的咒语。
与罗塞蒂在这一时期创作的其他画作一样,其主题很可能具有自传性的因素。海妖们体现了男人被欲望压倒时的无力感和强迫感,尤其是当欲望得不到满足时。这幅画是在罗塞蒂与他的好友威廉-莫里斯的妻子简-莫里斯(Jane Morris)动荡不安的恋情结束时画的。他们的恋情从19世纪60年代末一直持续到1875年左右,1871年至1875年期间,他们设法在凯尔姆斯科特庄园长期共处,罗塞蒂和莫里斯是该庄园的共同房客。关于这段关系的许多内容仍然晦涩难懂,简自己也通过烧掉情人1870-77年的大部分信件销毁了重要证据。她最终因为罗塞蒂日益紊乱的精神状态和对氯醛的依赖而结束了这段联络,尽管他们仍然保持着亲切的关系,简继续为他做模特。简-莫里斯的两个最令人难忘的形象是潘多拉(Pandora),1869年,她是一个陷入困境的女神,”为自己的虚弱而悲伤”,为她所造成的灾难和痛苦而悲哀;还有普罗塞芬(Proserpine),1873年(图2),她是冥王星的妻子,被囚禁在阴暗的地宫中,只能短暂地离开。

故事所提供的音乐主题也会对艺术家产生极大的吸引力。罗塞蒂经常在他的作品中加入乐器,本作品中所描绘的精巧的琵琶是印度的西兰达琴。琴板上的鸟冠,加强了坐着的人作为海妖之一的形象,海妖原本被认为是死者灵魂居住的鸟类。这只鸟也加强了Ligeia这个名字的根源,因为它来自荷马希腊语 “ligys”,意思是清音或尖锐。然而,罗塞蒂作品中的音乐主题比单纯的叙事工具更有意义。美学运动探索了不同的表现形式和媒介可能结合在一起的方式,其他艺术形式以音乐的标准来评判。1877年,散文家沃尔特-帕特在其影响深远的作品《乔乔尼学派》中写道:”所有的艺术都在不断地向往着音乐的条件,(即艺术寻求主题物质和形式的统一,而音乐是唯一的主题和形式似乎是一体的艺术)。现在的主题向观者发出了音乐超越其他一切传播手段的观念。因此,儘管羅塞蒂選擇了海妖作為主題,將她框在樹葉之中,後面的藍色海面與溫暖的肉色形成對比,這是他在唯美主義中最成功的作品之一;但這幅畫也不是沒有個人因素,使這幅畫具有深厚的感情,使它如此吸引觀者。
两年后,罗塞蒂在设计《问题》(《斯芬克斯》)时又回到了这些构图主题上,图4是为一幅未完成的画作所做的研究,是为纪念英年早逝的奥利弗-马多克斯-布朗(1855-1874)而设计的。在人物的裸体、相同的树叶和远处放置的船只方面与本作有几处相似之处。
Ligeia Siren进入了伟大的维多利亚收藏家Constantine Alexander Ionides(1833-1900)的收藏,他的父亲在建筑师Philip Webb和两个最著名的工艺美术运动代表人物William Morris和Walter Crane的支持下,创建了当时伟大的美学馆之一。康斯坦丁-爱奥尼德斯将他的收藏品捐赠给了(当时的)南肯辛顿博物馆。在爱奥尼德斯之后,它进入了格拉斯哥的威廉-康纳尔的收藏,他是伯恩-琼斯的赞助人,也是美学和象征主义作品的收藏家。他的收藏包括阿尔伯特-摩尔的15件作品和伯恩-琼斯的8件作品;他还拥有惠斯勒的《银色和灰色的交响曲》(无迹可寻),其他艺术家包括福特-马多克斯-布朗、弗雷德里克-桑迪斯、J.R.斯宾塞-斯坦霍普、伊夫林-德-摩根、爱德华-波因特和G.F.瓦茨都在收藏中。这幅画在1908年作为康纳尔拍卖的一部分在这些房间里出售,随后被英国设计师和收藏家皮克福德-罗伯特-沃勒(Pickford Robert Waller)所拥有,他也是惠斯勒的忠实信徒和他作品的收藏家。据沃勒介绍,《蓝衣女孩》(Scherzo in Blue: 蓝色女孩》是由他的兄弟查尔斯-布伦-沃勒少校的二女儿莫德所画。1973年,这幅画再次回到佳士得拍卖行,当时由皮克福德-沃勒的独生女儿西比尔-沃勒代购。
这幅精美的高完成度粉笔画按油画的比例绘制,至今仍保存在艺术家设计的原画框中,以图画的形式呈现。这幅粉笔画的状态非常新鲜,在30多年后出现在艺术品市场上,是购买罗塞蒂最感性的杰作之一的机会。


这幅画是对危险美人形象的又一次探索,几乎总是以女人的形象来表现(如《无情的美女》、《莉莉丝》)。这幅作品也许与1877年精心创作的油画《海上咒语》关系最为密切,该作品给出了另一个海妖的形象。在《Ligeia Siren》中,海景背景中的船只是对《尤利西斯》的明确暗示,也是航海冒险家被海妖的歌声引诱走向毁灭的一般传统。
传统的希腊传说中,最常见的是将帕特诺普、莱姬亚和莱科西亚命名为海妖,但不同的文本认为海妖多达八位。罗塞蒂在他早期诗歌《卖牌人》的手稿中,发明了一个源文本,其中有三个海妖被命名为Telxiope、Telsinoe和Aglaophemia。罗塞蒂在《海妖的厄运》和相关故事《乌节坑》中,对这组题材和主题进行了最激烈的文本处理。
製作歷程:羅塞蒂在《海妖的厄運》及相關故事《烏蘭池》中,對這套題材和主題作了最強烈的文字處理。

这幅粉笔画是在1873年2月底开始的,显然是在3月份完成的。他在2月26日给马多克斯-布朗写信说:”我们家里有一个奇特的女佣,思想先进,邓恩知道,是作为模特儿来的,而不是作为女佣来的。我正在为她作画,她做得很好”。他在3月4日给布朗的信中指出,这个模特儿是 “邓恩发现的一个模特儿[我]从她身上画了一幅几乎到膝盖的裸体塞壬弹奏非凡的琵琶的图画,这当然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我也许会着手画它,但这姑娘目前不能再呆下去了。” 3月2日,罗塞蒂写信给从他手中买下这幅画的豪威尔说:”我在这里请了一个模特儿四天了–她昨天晚上去了。我从她身上重新画了莱兰画中的那个头,还从她身上画了一幅画–赤裸着身子,几乎到了膝盖–一个弹奏琵琶的塞壬。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不受欢迎的中心细节[即她的阴部]最终将被来自头发上缠绕的面纱的飞帘丝所掩盖,以便使它可以出售。” (见Fredeman, Correspondence, 73.62, 73.64, 73.68 )。
来源:罗塞蒂档案。罗塞蒂档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