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深濑昌久的流鸦

深濑昌久——那些流鸦,它们本身已不是重点。我自身已是其中一只。

深濑昌久的流鸦

他的《鸦》片,影像中有种直刺人心的痛苦与压抑,涌来一如排山倒海,让人看得心疼。

深濑昌久的流鸦

深濑昌久,1934年2月25日出生于日本北海道,家族世代经营照相馆。1956年从日本大学摄影系毕业后,深濑昌久以从事广告摄影的收入支撑自己的艺术创作,早期的两个个展是:《炼油厂的天空》(1960),《杀猪》(1961)。1963年与洋子结婚(持续多年以她为主角拍摄的作品《洋子》在1978年展出)。1968年从广告公司辞职,成为自由摄影师。70年代中期,与东松照明、森山大道一起设立WORKSHOP摄影学校。1976年,与洋子十三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洋子的离开让深濑昌久深受打击,并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深濑昌久的流鸦

以下转自深濑昌久的自述:

登上前往青森的”夕鹤3号”快车,离开上野。在上铺。我喝醉了。枕头下是背包(塞着内衣,胶卷),以及一瓶威士忌--时不时吖两口。那时,正值我十多年的家庭分崩离析。无处可去,浑浑噩噩的过活着。该是逃离东京的时候了,我想。对我,唯一可逃往的地方是我的出生地,北海道。最后一次踏上那片土地已是七年前了,是春天,地上依然有星星点点的雪。。。

 

深濑昌久的流鸦

在回北海道的火车上,深濑昌久注意到鸦群常常聚集在各个车站附近。于是,他开始在每个小站都下车拍摄它们。一切看似那么偶然,又那么必然,鸦的拍摄成了他疏导悲痛和压抑情绪的出口。之后,这样的拍摄持续了十年。受拍摄条件及光线所限(有时他会直接通过火车车窗拍摄),影像呈现的是各种“非正确曝光”、粗颗粒、模糊……但正是这些显得不“完美”的外在形式,完美地传达出一种不安、痛苦和压抑的情绪。

深濑昌久的流鸦

深濑昌久这样写道:

它们群居。它们在黄昏栖息,然后又在黎明消散。要拍摄群鸦,必须要在静夜,在黄昏与黎明之间,如此之暗的时辰里……我一度怀疑能否拍出这极暗之夜中的乌鸦。作为试验,我于子夜时分在金泽市的兼六公园拍了一次。究竟能拍出什么我心里完全没底。我被震住了:这些鸟在空中飞翔,翅膀闪着光。栖在树上的鸟,眼睛亦发着光。简直令人目炫。

深濑昌久的流鸦

1986年,”鸦”的影像由日本的苍穹社(Sokyu-Sha)结集出版。六年后,依然有重度酗酒习惯的深濑昌久,凌晨时分从新宿一家酒吧的楼梯上跌落,致头部重创而陷入昏迷。对深瀬昌久来说,洋子是内心深处的重要记忆,也是唤醒他的最重要的人。据报导说,当时已再婚的洋子会每个月两次前往医院探视深瀬昌久,直至他在2012年因脑出血去世。

 

深濑昌久的流鸦

 

2010年,深濑昌久的《鸦》被英国顶级老牌摄影杂志《英国摄影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评为“25年来最佳的摄影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