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

Norman Rockwell

Norman Rockwell (American painter and illustrator) 1894 – 1978
Happy Skiers on a Train, 1948
oil on canvas
87 x 71.76 cm. (34.25 x 28.25 in.)
signed ‘Norman Rockwell’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诺曼・洛克威尔
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1948年
油画
87 x 71.76 厘米。(34.25 x 28.25 in.)
簽名 “Norman Rockwell”(左下)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在他的著作《洛克威尔论洛克威尔。诺曼-洛克威尔发表了他1948年1月24日的《周六晚邮报》封面作品《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并附有以下思考: “现在,什么才是一个好主意?首先,它必须是原创的。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这个主题以前没有人做过,而是你必须有一个新的斜面或方法,能引起人们的兴趣。其次,它必须是最新的。人们喜欢从图片中认识自己和自己的问题。一个真正的好想法还应该具备第三种品质–它应该包含幽默和悲情的元素。最受欢迎的构思是让读者既想微笑又想叹息的构思。”(第30页)。(第30页)本作的确是罗克韦尔从流行杂志的封面上俘获美国人心灵的幽默怀旧的最佳例证。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唤起了人们对过去冬季度假的回忆,也让人们对喧闹人群中不情愿的西装革履的乘客产生了笑声和同情,它体现了罗克韦尔无与伦比的能力,他不仅能用一幅幅引人注目的画面讲述一个引人入胜的、可亲的故事,而且还能以精湛的技巧和细节执行他的设想。
作为二十世纪美国杰出的插画师,诺曼-洛克威尔在大变革时期画出了广泛的题材,更通过他的作品帮助塑造了美国的国家形象。他的作品反映了国家几十年来的心态,从二战期间的深邃到战后时代的欢快。1948年出版的《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展示了这一概念,它是从早期以火车旅行为主题的作品中过渡而来,包括战争时期凄美的《一个小女孩在火车上观察恋人》(1944年,私人收藏)和战后诙谐的《餐车中的男孩》(1946年,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与这些作品一样,《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传达了小火车车厢内乘客之间独特的社区感,但却采用了一种明显更加欢快的基调。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与罗克韦尔同年创作的一些最著名的《星期六晚报》作品有着同样的轻松感,包括《早餐桌政治争论》(1948年,诺曼-罗克韦尔博物馆)和《Tough Call – Game Called Because of Rain》(1948年,国家棒球名人堂,纽约库珀斯敦)。与后一幅作品一样,《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以独特的视角审视美国的经典消遣活动,关注人物的表情和环境,而不是运动本身的动作。
罗克韦尔通过对主题的细致处理,将《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提升到了这些伟大的概念性想法之上,从而充分展现了他的艺术天才。如同1948年《邮政》的其他封面作品,如《女孩与店主》(1948年,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挖洞》(1948年,布鲁克林博物馆)和《圣诞回家》(1948年,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本幅作品正处于洛克威尔艺术发展的巅峰时期,其细节和设计的复杂程度可与最伟大的老大师的作品相媲美。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罗克韦尔见证了印象派的高峰,也见证了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的发展。然而,尽管当时的潮流,他还是选择了插画师的职业,并沿袭了早期艺术史的先例。事实上,《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中的执行方式和复杂的设计都可以看作是对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借鉴,艺术家们通过玩弄众多的角度和画面平面、大量的人物和丰富的纹理来展示自己的技巧。现代火车车厢内的拥挤,同样为罗克韦尔提供了一个突出自己艺术技巧的平台。从窗外漆黑的夜色和闪烁的灯光,到右下角毛衣上的北极熊和企鹅的喜庆装饰,每一个表面都通过罗克韦尔作为绘图师和画家的天赋变得逼真可感。

为了创造出《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中身临其境的环境和富有表现力的人物,罗克韦尔拍摄了一系列的预备照片。他在20世纪40年代采用了这种技术,因为他开始画像本作品这样完全实现的场景,而不是在纯白色的背景上画人物剪影。使用摄影意味着他不必依靠专业模特儿摆出几个小时的姿势,他可以在瞬间捕捉到坐姿者的各种表情。在他精心设计的舞台剧时,他很少满足于一张照片,最终的插图往往是由许多不同的图像合成的。大卫-坎普在谈到这个详尽的创作系统时写道:”首先是头脑风暴和粗略的铅笔草图,然后是模特的选角以及服装和道具的雇佣,然后是哄骗模特摆出正确姿势的过程,然后是拍下照片,然后是构图完全详细的炭笔草图,然后是画好的彩色草图,其尺寸与将要复制的画面完全一致,然后,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后的绘画。” (《诺曼-洛克威尔的美国梦》,《名利场》,2009年11月,第5页)
为了《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罗克韦尔让真正的火车客车座位从奥尔巴尼运到他在佛蒙特州阿灵顿的工作室,然后把他最喜欢的一些模特和最亲密的朋友摆在其中,组成了他的故事,”胆小的上班族发现自己在一列火车上挤满了去滑雪场的喧闹的周游者。”(C.Finch, Norman Rockwell, p.389)。(C.Finch,Norman Rockwell,第389页)吉恩-佩勒姆(Gene Pelham),他是朋友,也是许多作品的模特,包括著名的威利-吉利斯(Willie Gillis)的封面,他在中间摆出了拉下克拉伦斯-戴克(Clarence Decker)帽子的恶作剧者的姿势,他也可能是左上角的人。洛克威尔的隔壁邻居克拉拉和吉姆-埃德加顿(Clara and Jim Edgarton)扮演最左边的一男一女;约翰-普劳德(John Proud)扮演中间的上班族;艺术家的妻子玛丽(Mary)扮演右上方的女人。一张相关的照片中,罗克韦尔拿着一双滑雪板,在照片中,他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这证明了艺术家可能更多的是与画中的快乐狂欢者有关,而不是与不舒服的上班族有关。
正如克里斯托弗-芬奇(Christopher Finch)所宣称的那样,”从四十年代中期到五十年代后期,也许是洛克威尔成就最大的时期”。(诺曼-罗克韦尔的《美国》,纽约,1975年,第31页)《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画于他事业的这一高峰期,凝聚了怀旧的、日常的题材和精湛的现实主义,罗克韦尔正是通过这些题材从《星期六晚邮报》的封面上抓住了读者的注意力,并一直吸引着观众,直到今天。洛克威尔的美国肖像画既是对美国大众文化的忠实历史记录,也是对美国大众文化的温柔致敬,而《火车上的快乐滑雪者》则是他典型的洛克威尔魅力的最好体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