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爱情和他的赝品

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British painter) 1872 – 1945
Love and his Counterfeits, 1905
pencil and watercolour with scratching out on paper laid down on a fine linen canvas
66 x 133.4 cm. (26 x 52.52 in.)
signed ‘E.F. BRICKDALE’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埃莉诺-福特斯克-布里克代尔
爱情和他的赝品,1905年
铅笔水彩画
66 x 133.4 厘米。(26 x 52.52 in.)
簽名「E.F. BRICKDALE」(左下)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当一个女孩的灵魂苏醒,她打开心之城堡的门去接受爱的时候,起初她不会认出他来。
首先,她会看到恐惧,认为他是爱。Fear,穿着蹩脚的黑色盔甲,没有纹章和徽章来标记他的家庭。但通过恐惧,爱可能会到来。
然后,她会看到罗曼斯,被现在的爱与 “被爱”–。
浪漫》、《手握梦想城堡的泡沫上的男孩》、《。
鸟儿和玫瑰在他身边。他带领着 “野心”,”野心 “会让女孩认为他就是 “爱情”–“野心 “非常火热和渴望,骑在飞马上,那匹长着翅膀的马。
在他们之后是地位,她可以把他当作爱情;但她真正爱上的是外表、声望、地位、财富、地位,他的所有列车,而这是由丘比特承担的。
现在,她被怜悯所激起,认为她所怜悯的人,她所爱的人–怜悯用三柄泪杯,让许多人可以喝。
然后,她看到了阿尔茨,一个勇敢的家伙,他只是语言和空虚,是爱的面具。阿尔斯在他身上画了一道伤痕,并唱出那是真的。对爱来说,他不是手下,也不是表弟,而是敌人。
在他身后的是拿着镜子的阿谀奉承,所以她被虚无缥缈的话语所吸引。然后,感激之情带着记忆的烟雾而来,如果她不爱一个曾经善良的人,她会认为自己是没有信仰的。
现在,终于,在她的情感,她被礼物、镜子、财富、眼泪、梦想、短语、回忆袭击之后,真爱空手而来,夺取并赢得她的心之城堡。
这幅画是艺术家异常雄心勃勃的作品,更有趣的是,它还在原来的文艺复兴风格的画框里。那些试图对抗所有现代主义力量,将拉斐尔前派传统保持到二十世纪的艺术家–今天有时被称为 “最后的浪漫主义者”–可分为许多类别。例如,伯明翰集团(Birmingham Group)将拉斐尔前派视为通过工艺美术运动传播的活的传统,而Fortescue-Brickdale和Byam Shaw(她的亲密朋友和同时代人)则将其视为一种成熟的复兴现象,回到罗塞蒂和米莱伊斯的早期作品,并以更多的学术精神重新解释。
在各种专门研究这些艺术家作品的画廊中,没有一个比位于新邦德街160号的唐斯威尔画廊更重要。在1990年代,Fortescue-Brickdale在那里举办了三次单人展,Byam Shaw是他们的另一个 “常客”。Love and his Counterfeits》被收录在艺术家1905年6月的第二次展览中,画中有一段文字,可能是艺术家自己写的,背面有副本。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她的 “心之城堡 “的门口,看着一队人马,他们都代表着某种虚假的爱情。首先是恐惧、浪漫(让她 “爱上了被爱”)和野心;然后是地位,提供生活中所有美好的事物,还有怜悯,试图通过吸引她的同情来获得她的心。接着是艺术,”一个勇敢的家伙,他只是言语和空虚……,在他身上画出一个伤口,并唱出它是真实的”,接着是谄媚,用镜子和感激,其目的是让她感到内疚 “如果她不爱一个善良的人”。最后,真爱出现了,”空手夺取并赢得她的心之城堡”。
这幅画属于一个明确的惯例。在之前的十年内,萧边曾两次以游行式的构图方式处理爱情的寓言主题。1897年,《爱的宝贝》(利物浦沃克美术馆)在皇家学院展出,1899年,《爱的征服者》(私人收藏)可能是艺术家的杰作。从Rex Vicat Cole在《The Art and Life of Byam Shaw》(1932年,第70页)中引用的评论中可以看出Fortescue-Brickdale对《Love’s Baubles》的欣赏。’布里克代尔小姐补充道 “没有人能够描述学院里的画作是多么新鲜和令人愉快。当时的大部分主题画都有点沉闷,一般都是很’唯美’或’矫情’的,几乎没有一幅画看起来是真诚的。这幅画画得很没经验,因为他还很年轻(二十五岁),但画得很好,色彩也充满了欢乐和无畏”‘。她也不可能不注意到《爱的征服者》,这幅巨大的画布在两年后展出时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评论家们在赞美或嘲笑中超越了一位作者。
福特斯库-布里克代尔和拜姆-肖的画作都欠下了拉斐尔前派和学术传统的老代表的游行作品。伯恩-琼斯的《丘比特面具》,设计灵感来自斯宾塞的《精灵》。它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提供了一个相当接近的平行作品,而一般的比较可以与莱顿和沃尔特-克兰(Walter Crane)作品中的显著特征的游行画作进行比较。毋庸置疑,所有这些又都可以追溯到帕台农神庙的壁画和曼特格纳的凯旋游行等显赫的先例。
然而,当一切都在艺术语境的主题上说的时候,我们很难抗拒一种怀疑,即Fortescue-Brickdale的画作包含着自传的元素。在浪漫和文学的外衣下,隐藏着对人性的精明认识,这很可能反映了艺术家自身的经历。毕竟,画这幅画的时候,她已经32岁了,老得足以让她经历许多情场失意,也许她会怀疑自己是否会遇到 “真爱”。她当然没有结婚。


埃莉诺-福特斯库-布里克代尔(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1872年1月25日-1945年3月10日)是一位英国艺术家,她以绘画、书籍插图和一些彩色玻璃作品而闻名。
福特斯库-布里克代尔出生在她父母位于萨里郡上诺伍德的Birchamp别墅,名叫玛丽-埃莉诺-福特斯库-布里克代尔,是马修-布里克代尔和莎拉-福特斯库-布里克代尔的女儿。 她的父亲是一名大律师。她先是在水晶宫艺术学校接受培训,师从赫伯特-邦恩,1896年进入皇家学院学校学习。同年,她还在皇家学院RA展出了一幅作品,并因为RA餐厅设计了一幅《春》而获奖。她的第一幅大作是《真爱的苍白肤色》(1899年)。她很快就开始在皇家学院展出她的油画,并在唐斯威尔画廊展出她的水彩画,并在那里举办了几次个展。
在学院期间,Fortescue-Brickdale受到John Byam Liston Shaw的影响,他是John Everett Millais的门徒,深受John William Waterhouse的影响。1911年,当比安-肖成立他的艺术学校时,Fortescue-Brickdale成为那里的一名教师。
1909年,莱斯特画廊的欧内斯特-布朗(Ernest Brown)委托他为丁尼生的《国王田园诗》绘制了28幅水彩插图,Fortescue-Brickdale用了两年时间。这些作品于1911年在该画廊展出,其中24幅于次年在前四部《田园诗》的豪华版中出版。
她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住在荷兰公园路(Holland Park Road),就在Leighton House对面,1904年她在那里举办了一次展览。
1921年,Fortescue-Brickdale参加了平面艺术协会的第一次展览。
后来,她还从事彩色玻璃的创作。她是一个坚定的基督徒,并将作品捐赠给教堂。她最著名的作品有《不速之客》和《吉娜薇》。她于1945年3月10日去世,葬于伦敦布朗普顿公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