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甜菜花盆

Vincent van Gogh

Vincent van Gogh (Dutch painter) 1853 – 1890
Planteuse de Betteraves, 1885
black chalk on paper
46.2 x 52.8 cm. (18.13 x 20.75 in.)
signed, titled and dated ‘Vincent planteuse de betteraves – Juin -’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文森特-凡高(荷兰画家) 1853-1890年
Planteuse de Betteraves,1885年
粉笔画
46.2 x 52.8 厘米。(18.13 x 20.75 in.)
签名、题名、年代:”Vincent planteuse de betteraves – Juin -“(左下)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1885年5月6日,文森特-凡高从纽南通过邮局给他在巴黎的弟弟提奥寄去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着他最近完成的《吃土豆的人》的第二幅、修改过的大版本。艺术家认为这幅画是他的一项重大成就,是他迄今为止最好的、个人最明确的作品。然而,提奥对这幅画的反应是严厉的批评,包括执行、内容和效果。文森特深受打击,接二连三地给提奥写信,为《吃土豆的人》中直白的自然主义辩护,为画作结构和技巧中的任何缺点辩护,最热切的是为他的农民主题的价值辩护。
“像往常一样,文森特的艺术跟着他的论点走,”史蒂文-纳伊夫和格雷戈里-怀特-史密斯曾观察到。”整个1885年夏天,在与文字相匹配的作品中,文森特用图像来表达对《吃土豆的人》的支持”(《梵高:一生》,纽约,2011年,第445页)。在6月到9月间,文森特完成了近70幅长篇人物画,很多是在大张的画上,画的是纽南附近田地里劳作的农民,他们在7月收割或为秋天的庄稼开荒(Hulsker, nos. 821ff)。
这组作品中最早的一幅是《Planteuse des betteraves》,日期为 “Juin”,它为之后的画作树立了很高的标准。文森特的努力 “取得了惊人的成果”,Sjraar van Heugten说,”因为1885年夏天的农民劳动者的人物研究在其纪念性和表现力上几乎是压倒性的,是梵高整个作品中最成功的人物”(文森特-梵高:《绘画》,exh. cat.,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05年,第58页)。
作为一天的工作,《Planteuse des betteraves》中的农妇正沿着田间的一条线挖出一个浅洞,在里面插上一株甜菜根,以便在那个夏天收获。这是两幅尺寸相近的作品之一,描绘了这种活动、姿势和相同的农具;另一幅是竖式的(Faille,编号1270;Hulsker,编号821)。这两幅作品可能是在同一次会议上画的;每幅作品都有标题和签名 “Vincent”。有帮助的年代只出现在这幅画中,其他几幅在大画组中也有。画家希望把这些纸展示给提奥,也许还有一些同事,他们表示有兴趣关注他的工作进展。他很可能考虑画一幅大型的丰收构图,作为国内《食薯者》的户外补充。然而,任何这样的项目都没有实现。
在整个系列中,女性田间工人的数量大大超过了男性,而在女性中,有近一半的姿势显示,就像这里一样,从不同的角度看,人物以这种艰辛的姿势双双向前。为了避免他的绘画技巧受到进一步的批评,文森特听从了德拉克洛瓦的建议–“不要从轮廓开始画,而要从中心开始画”–以创造出更有说服力的体积形式(引自同上,第8页)。”在这些新画中,我从躯干开始画人物,”文森特向提奥解释说,”在我看来,他们因此变得更饱满、更宽广。如果50个还不够,我就画100个,如果还是不够,那就画更多,直到我扎扎实实地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也就是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圆的,在形体的任何地方都好像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但它构成了一个单一的、和谐的、有生命力的整体”(《书信》,第506号;1885年6月2日)。这幅画中多重的、交织的阿拉伯图案的综合效果,与农民衣服的褶皱相呼应,证明了艺术家的成功。
1885年春天,文森特的Kerkstraat工作室的墙上挂满了他为《吃土豆的人》所做的研究,挂在他收集的许多米莱版画中。”我再说一遍,”他给提奥写道,”米莱–就是PÈRE米莱,也就是年轻画家的一切顾问和指导”(信件,第493号;1885年4月13日)。文森特早上带着一本素描本到纽南附近的田野里去远足,以便 “处理我看到人们在田野里或家里做的任何事情”(信件,第492号;致提奥,1885年4月9日)。”它们使人想起地球,有时似乎是用地球做模型的”(信,第500号;1885年5月4日和5日)。他有时在他们的小屋里过夜,那些被他称为 “人窝 “的小屋,他在编撰人物研究的同时,也在那里画画。

“画农民生活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文森特对提奥说,”如果我不努力画出这样的画,让那些认真思考艺术和生活的人认真思考,我就会责怪自己。米莱、德格鲁,还有许多人,都树立了品格的榜样,对那些下流、粗陋、泥泞、臭气熏天的指责不闻不问……如果一个人甚至有疑虑,那将是一种耻辱……任何人都不能把农民画得像他们中的一个人一样,像他们自己一样有感情、有思想”(《书信》,第497号;1885年4月30日)。
文森特努力克服自己技术上的不足,强调他认为是艺术标记中更持久的真理的品质:努力工作和自我牺牲,以达到掌握知识和技能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能够召唤出一种独特的真诚和强烈的感情来完成任务。文森特对提奥说:”这一切都归结于一个艺术家在他的形象中投入的生命和激情的程度”(信件,第500号;1885年5月4日和5日)。
文森特让提奥把他的研究报告拿给老一辈的流派画家夏尔-塞雷特看后,坚持要他的弟弟代表他向他提出这些观点。”告诉塞雷特,如果我的人物画是好的,我就会感到绝望,告诉他,我不希望它们在学术上是正确的……告诉他,我认为米开朗基罗的人物画是宏伟的,尽管腿确实太长了……告诉他,在我看来,米莱和勒米特才是真正的画家,因为他们不是按事物的本来面目来画,而是按他们,米莱、勒米特、米开朗基罗的感觉来画。告诉他,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学会对现实进行这样的不准确、这样的变化、重构和改变,这样它就可能成为,如果你愿意的话,非常好的谎言,但是,比字面的真相更真实。”
“展示《农民行动的图》,你看这才是一个人物–本质上是现代的–现代艺术本身的核心–希腊人、文艺复兴、荷兰老派都没有做到的。这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书信》第515期;1885年7月14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