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白猫头鹰

William James Webbe

William James Webbe (Webb) (British painter) 1817 – 1904
The White Owl, 1856
‘Alone and warming his five wits, The white owl in the belfry sits’
oil on board
45 x 26.3 cm. (17.75 x 10.38 in.)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威廉-詹姆斯-韦伯(韦伯)(英国画家)1817年-1904年
白猫头鹰,1856年
“孤身一人暖五行,白猫头鹰坐钟楼”

45 x 26.3 厘米。(17.75 x 10.38 in.)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虽然韦伯被收录在珀西-贝特早期的拉斐尔前派运动研究报告《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1899-1910年四版)中,但他仍然是一个阴暗的人物。就连他名字的拼写也是模棱两可,”韦伯 “和 “韦伯 “都出现在一生的展览目录中。据说他在杜塞尔多夫接受了艺术训练,这段经历一定让他受到了拿撒勒人的影响。Peter Cornelius是该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在19世纪20年代初曾担任杜塞尔多夫学院的院长,他的助手Wilhelm Schadow在1826年接替了他的职位,在韦伯还是学生的时候,他还是现任院长。1853年,韦伯已经回到英国,他在皇家学院首次亮相,并一直在那里展出,直到1878年。在此期间,他还支持英国学会和萨福克街的英国艺术家协会,而他的赞助人C.卢卡斯在1862年南肯辛顿的国际展览上展出了他的两幅作品。在他最后一次出现在R.A.之后,他就从记录中消失了,但他是死了还是干脆不再展出,我们不得而知。
对于一个受训于拿撒勒人传统的艺术家来说,韦伯很早就皈依了前拉斐尔主义,这并不奇怪。1848年发起的 “兄弟会 “的思想在19世纪50年代得到迅速发展;艾伦-斯塔利在他的《拉斐尔前派风景画》(1973年)一书中写道,他在1854-5年的两幅作品中描述道:”拉斐尔前派对微观前景细节的阐述被推到了一个几乎疯狂的极端”。韦伯特别认同的艺术家是威廉-霍尔曼-亨特,特别是亨特在1852年在R.A.展出的《牧羊人》(曼彻斯特美术馆)和一年后在同一地点展出的与之密切相关的《流浪的羊》(泰特英国)中作为羊的画家。贝特对韦伯在亨特的影响下所画的一幅画《Lambs at Play》进行了说明,他认为这幅画 “几乎可以看作是Strayed Sheep艺术家本人的作品”。19世纪50年代后期,韦伯住在怀特岛,他的画似乎是在那里画的。除了前拉斐尔派的细节和技巧外,它还表现了同名的小羊在俯瞰英吉利海峡的草地上赌博,就像《Strayed Sheep》中的羊群挤在苏塞克斯海岸的Fairlight的悬崖上一样。
但亨特对韦伯的重要性并没有到此为止。1862年,韦伯访问了圣地,并开始画东方题材的作品,在接下来的8年时间里展出了大约12幅作品。1867年在R.A.展出的一幅重要作品《耶路撒冷的一条街》于2006年6月14日在本场拍卖会上拍出,拍品编号44。韋伯的旅程幾乎可以肯定是受到亨特的啟發,他在1854-56年首次訪問聖地,1869-72年、1875-8年和1892年回來。除非韦伯后来进行了一次我们没有记录的访问,否则两位艺术家不可能在东方相遇,而且亨特在他的自传《拉斐尔前派和拉斐尔前派兄弟会》(1905)中没有提到韦伯。然而,他通过为耶路撒冷圣墓教堂的图画作插图,并确认其作者为 “韦伯”,既透露了对其追随者的旅行的了解,也大概透露了一些个人联系。

这幅画要么是韦伯1856年在R.A.展出的作品,要么是当代的签名版本。他只是第二次在那里展出,那一年他寄来了两幅画,另一幅是怀特岛的风景。拉斐尔前派自己也在现场。亨特展示了他最近访问东方的产品,即《替罪羊》和一组水彩风景画,而米莱伊斯的代表作是《秋叶》、《盲女》、《和平结束》和《军团的孩子》。此外,还有阿瑟-休斯(April Love和The Eve of St Agnes)、亨利-沃利斯(The Death of Chatterton)和W.S.伯顿(The Wounded Cavalier)等亲密伙伴的主要作品。同时,许多其他艺术家展示了几年前被嘲笑的前拉斐尔派的价值观,现在正被广泛接受。
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他的倡导为这场革命做了很多工作,他的胜利是可以理解的。他在《学院笔记》(Academy Notes)中写道:”一个奇异的变化”,他在夏季展览的年度评论中写道,即使是最保守的艺术家也在 “努力 “克服他们的 “传统主义”,达到 “拉斐尔前派的标准”。其含义很简单,那就是这场战斗已经完全地、坦然地赢得了胜利……;敌意变成了效仿,惊讶变成了同情,一个真正的、一致的艺术流派终于在英国皇家学院中建立起来了’。”。他在对个别画作的注释中继续说明这一论点,详细讨论了亨特和米莱斯的作品,展示了一个 “新兴学派 “如何采用拉斐尔前派的原则,并发现了拉斐尔前派对大卫-罗伯茨(David Roberts)和W.P.弗里斯(W.P. Frith)等老一辈和更传统的艺术家的影响。
韦伯的《白猫头鹰》是罗斯金挑出来称赞的 “新兴画派 “的画作之一。他写道:”一个仔细的研究”,”棕色的翅膀非常出色。猫头鹰羽毛的柔软性也许是无可比拟的”。然而,他忍不住补充道: “但我认为胸部可能更接近目标
这是罗斯金的典型风格。他天生是个教育家,在19世纪50年代中期,当他深深地参与到劳动者学院的教学中时,他特别容易对艺术家进行训斥。但是,欣赏《白猫头鹰》的并非只有罗斯金一人。Athenaeum的艺术评论家认为,除了Landseer的作品外,R.A.的展览在动物题材方面没有 “太多兴趣”。韦伯的 “谨慎而有前途的小画 “是一个罕见的例外。作者认为,它 “表现得很精彩”,尽管可能有点 “硬而平”。
这幅画有两个版本,这在韦伯的小幅作品中似乎是绝无仅有的,这进一步证明了这幅画的受欢迎程度。另一个版本于1977年6月14日在苏富比的贝尔格莱维亚拍卖会上售出(拍品编号31),由美术协会购买,在各方面都与我们的作品几乎相同。两幅作品都有签名,日期为1856年。两幅作品都是油彩画。两幅作品的尺寸大致相同,细节上也非常吻合。但哪一幅是R.A.的画,哪一幅是当代的复制品?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我们无法确定。R.A.没有记录谁在1856年购买了 “他们 “的版本,而这两幅画都可以追溯到它们被执行后的几年内。我们的作品属于威廉-约翰-布罗德里普(1789-1859),他是一位著名的律师和自然学家,在1826年创立伦敦动物学会时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也是一个无所不包的收藏家,既收藏自然物(这些都是为大英博物馆购买的),也收藏现代英国学派的图片。后者的一个突出例子是霍尔曼-亨特的《雇佣牧羊人》,由于这是一幅对韦伯影响深刻的作品,因此《白猫头鹰》也被布罗德里普收藏,这似乎不是巧合。布罗德里普可能确实是在亨特的鼓励下买下了这幅画,尽管单单是这幅画的主题就一定会让这样一位热心的自然主义者喜欢上它。
这幅画并没有出现在1859年6月11日在佳士得拍卖行举行的遗体拍卖会上。据推测,他已经将这幅画送给或遗赠给了理查德-欧文教授(1804-1892年),这幅画一直在他的家族中保留至今。欧文往往作为达尔文进化论的激烈反对者被人们记住,但他是维多利亚时代早期伦敦科学界的领军人物,备受尊重。从1836年起,他就在皇家外科医生学院担任比较解剖学和生理学的猎人教授,1856年,也就是韦伯的画作展出的那一年,他成为大英博物馆自然历史部的总监。
欧文与布罗德里普很熟。他们的道路不断交汇,尤其是因为两人都是皇家学会、地质学会、林内学会等杰出机构的研究员。简而言之,欧文正是布罗德里普可能会将韦伯的画作送给或遗赠给他的那种人。然而,所有权的变化之所以如此有趣,是因为欧文和布罗德里普一样,也是霍尔曼-亨特的崇拜者。布罗德里普在1852年将他介绍给了这位画家,多年后,亨特要为欧文画一幅出色的肖像画(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1881年在格罗夫纳画廊展出。
第二版《白猫头鹰》似乎是另一位赞助人C.卢卡斯于1862年借给南肯辛顿国际展览的两幅韦伯画作之一。在苏富比的贝尔格莱维亚目录中,它也被认定为是R.A.的作品。这些说法当然可能是基于文件证据(旧标签或题词),但它们可能只是在了解记录的情况下做出的假设,但不知道存在另一个版本的事实。
总的来说,我们的照片也许略胜一筹,可以说是R.A.的照片。事实上,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9年之前,而另一个版本的历史则始于1862年,这可以被解释为赋予它优越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它在Broderip和Owen收藏中的存在也可以被解释为具有优越的地位,他们都与Webbe的导师Holman Hunt关系密切。但1856年哪个版本出现在R.A.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毫无疑问的解决。


威廉-詹姆斯-韦伯(William James Webbe)以威廉-J-韦伯(William J Webbe)为名进行绘画创作,但在为书籍绘制插图时则以W.J.韦伯为名。他住在伦敦,出国旅行到杜塞尔多夫、耶路撒冷和中东,并在1853-78年在RA展出,也在英国学会和英国皇家艺术家协会展出。他的绘画风格,细节和色彩丰富,以及他的绘画中的宗教和寓言内容,但主要是他对东方的访问,宣布他是霍尔曼-亨特的追随者。他在1862年到巴勒斯坦旅行。虽然他不是拉斐尔前派兄弟会的成员,但他与霍尔曼-亨特关系密切,他的风格很可能最初受到他的影响。韦伯在19世纪50年代展出了少量的精灵画,但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鸟类和动物,通常带有拟人化的元素,以细致观察的风景为背景,与拿撒勒人和拉斐尔前派一样相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