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舞会之后

Norman Rockwell

Norman Rockwell (American painter and illustrator) 1894 – 1974
After the Prom, 1957
oil on canvas
79.1 x 74 cm. (31.13 x 29.13 in.)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Sotheby’s

诺曼・洛克威尔
舞会之后,1957年
油画
79.1 x 74厘米。(31.13 x 29.13 英寸)
私人收藏
苏富比拍卖行的照片

目录注释 苏富比拍卖行
《舞会之后》出现在1957年5月25日《星期六晚报》的封面上,成为艺术家最易被识别和喜爱的画面之一。这幅画描绘了两个青少年坐在一家典型的小餐馆的柜台前。画面中,这对情侣仍穿着正装,刚刚从初中毕业的舞会上赶来,他们的脸上明显还带着兴奋和意味深长的共鸣。年轻人坐着,骄傲地看着他美丽的女伴向柜台后面的汽水店员炫耀着他送给她的胸花。他急切地俯下身子,呼吸着那娇艳的花香。一个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坐在他们的左手边。他注视着这一幕,微笑着自言自语,仿佛想起了自己的初恋经历和所引发的情感。

年轻人的爱情和求爱的形象在洛克威尔的作品中随处可见,甚至从他职业生涯的最初几年就开始出现(图1)。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这个主题又激发了几张Post封面的灵感,也许是他的儿子Peter决定和他的青梅竹马结婚的缘故。到了这一时期,罗克韦尔的《邮报》封面已经达到了无孔不入的流行程度,但随着这十年的发展,艺术家的创造力和职业上的成功也达到了更高的水平。洛克威尔在20世纪50年代画了41张邮报封面。在技术上,他将自己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设计了他最宏大的构图,并尝试使用创新的材料和技术。在主题上,他试图描绘出更明显的美国特色的图像,捕捉人们的日常生活,创造出可能发生在任何城镇或家庭的场景。尽管他对战后美国不断变化的社会现实做出了反应,但洛克威尔的理想主义的定义感依然坚定不移。每一张《邮报》封面的出版似乎都超越了上一张,因为这位艺术家一次又一次地以富有想象力的画面展现了这个国家的现状,而这些画面既能表达出对当下的关注,又能沉浸在过去的传统价值观中。

洛克威尔以其经典的方式,在《舞会之后》中呈现了一个主题简单,但情感内容和构图结构却异常复杂的场景。事实上,罗克韦尔通过对摄影的复杂综合运用、对古代大师的借鉴以及他自己看似无限的想象力,得出了《舞会之后》的构图。洛克威尔在1953年搬到了马萨诸塞州斯托克布里奇市主街的工作室里,利用他在那里搭建的布景设计了《舞会之后》的基本结构。为了寻求他最好的作品所需要的真实度,他从一个实际的餐厅借来了两张凳子。在年轻一代插画师的鼓励下,包括Steven Dohanos和John Falter在内的年轻一代插画师的鼓励下,Rockwell在1937年开始使用摄影来协助他的绘画创作。他通常在开始创作的时候,先是按照他想象的场景进行素描。只有在煞费苦心地收集适当的道具,选择他所需要的模特儿和侦察地点后,他才会在工作室开始摄影。然而,罗克韦尔很少亲自拍摄这些照片,他更喜欢自由地调整每一个元素,而雇佣的摄影师在他的指导下拍摄。

最初他让他的朋友David Loveless扮演苏打水手,但他对照片中的面部表情不满意。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Rockwell决定保留Loveless的手臂的独特定位,但他的助手Louie Lamone的面部表情被替换成了他的助手,他的助手能够实现艺术家想要的更幽默的表情。洛克威尔认识到了利用摄影机的好处,后来他说:”我觉得有了摄影机的帮助,我得到了更多的自发的表情和更多的表情选择,而且我自己和模特儿也省去了很多的磨损。”(《洛克威尔论洛克威尔:我是如何拍出照片的》,纽约,1979年,第92页)。

尽管摄影是罗克韦尔的技术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通常用50到100张照片进行最复杂的构图,但完成的画作很少是对单个镜头的精确复制(图2和3)。洛克威尔说:”我并不完全从任何一张照片中创作,”洛克威尔说他的方法是 “从几张照片中选取一部分,所以我的作品是由许多照片组成的综合体”(Ron Schick, Norman Rockwell: Behind the Camera, 2009, p.101)。像《舞会之后》这样的画作展示了艺术家不可否认的创造性和对构图设计的复杂理解,这使他能够创造出他的标志性的美国生活画面,这些画面能让我们立即回到更早的时间和地点,但同时又能在某种程度上绝对适用于现在。

洛克威尔喜欢在自己的画作中参考其他艺术作品,尤其是在这个时期。这种装置提供了艺术家喜欢的视觉游戏类型,但罗克韦尔也用这些典故来展示他对艺术历史先例的了解程度。中心人物的定位–夫妇和苏打水手–构成了一个倒金字塔的三面,模仿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们经常使用的构图方式,在构图中营造出了稳定的印象。柜台和地板上的图案的强烈的水平性与凳子和人物本身的垂直元素相呼应,形成了一个几何网格,他将人物元素以精确的四十五度角插入其中。这样的安排使画面的平衡感更加完美无瑕。除了增强了二维画面平面内的深度感之外,左边的年长的人物还起到了 “绘画空间中的一个角色的作用,他对动作的反应可以作为我们自己反应的线索,通过他的眼睛,我们可以看到所描绘的场景在其最佳的配置中。在舞会之后,”诺曼-洛克威尔。美国人民的电影》,纽约,1999年,第119页)。) 正如Hickey所指出的,这一决定参考了18世纪法国绘画的一种技术,如让-霍诺雷-弗拉戈纳的《秋千》,其中,躺在树丛中的男人对秋千中的女人有一种露骨的视角,而观众并没有得到这种视角,但从他的表情和反应中我们知道,作品的基调是有意的幽默(图4)。

同样的,罗克韦尔也通过多种方式强调了《舞会之后》的梦幻般的浪漫情调。这幅画中的大部分画面显示了他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典型的较为低调的色彩,但他将中心人物用更明亮的白色和浅粉色的色调来描绘。这一决定立即将观众的目光吸引到了画面的主要动作上,同时似乎也让这对夫妇沐浴在有形的光芒中。洛克威尔以一种近乎摄影的真实感来描绘人物和一些细节,如男主人公背袋里的钥匙和铅笔等。这与他用更具表现力的颜料来渲染餐厅的地板和背景等元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用类似的处理方式复制了面料:女孩的白色连衣裙用冷色调的蓝色点缀,以显示其精致的褶皱,捕捉到了布料的立体感。

罗克韦尔将餐厅的柜台和凳子放在画面中间的一个点上,让人感觉到我们作为观者就站在房间里,看着这一幕幕的展开。他所包含的微妙而又高度写实的细节,如女孩的粉红色毛衣被她的约会对象甜甜地拿在手里,证人在晚上喝着咖啡,这表明罗克韦尔在这里只呈现了一个更大的叙事中的一个瞬间,在这个瞬间中,前面和后面的事件在视觉上都是隐含着的。他,”给了我们一个圆满的故事结局,但我们必须为自己重构导致这个故事的事件”(唐纳德-R-斯托尔茨博士和马歇尔-L-斯托尔茨,《诺曼-罗克韦尔与《周六晚报》:”晚年,1943-1971年,纽约,1976年,第157页)。在欣赏这幅画时,我们一下子被传送到一个温暖的春日傍晚,并被鼓励着去回忆和重新体验自己的青春爱情记忆。

在罗克韦尔在1916年至1960年期间所画的首批310幅Post封面中,有306幅描绘了普通人,这个统计数字证明了艺术家希望将人类经验中典型的日常瞬间形象化的愿望。这种创作意图的核心在于罗克韦尔几乎具有普遍的可触及性和熟悉性:即使他所描绘的确切时刻没有经历过,但他所描绘的感觉几乎可以肯定是有的。我们看到他描绘的父母分享生活中的事实;看到年轻的夫妇申请结婚证;看到一个男孩第一次离家出走,我们就会本能地想起自己生活中的一幕幕(图5和图6)。虽然《舞会之后》中罗克韦尔所描绘的场景可能是美国的一个典型的里程碑,但青春期的恋情的发现几乎是每个人都会有的难忘经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