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阳子—–荒木经惟的感伤之旅

荒木经惟:
1940年5月25日生人,双子座。
1963年从千叶大学摄影印刷工学科毕业后,入职著名的电通广告公司成为一名广告摄影师。
1964年,以大学时期(1960年)拍摄的市井儿童作品《阿幸》获得首届太阳奖。
1971年,与电通同事青木阳子结婚。
而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要从随后的新婚旅行说起。

在与阳子赴京都、长崎等地的蜜月旅行期间,荒木用黑白影像记录了所到之处的人文风光,更多的则是新婚的阳子,甚至还包括大尺度的私生活。随后,荒木从中挑选出108幅,自行编辑成限量1000本的《感伤之旅》摄影集(江湖传说是用公司的复印机制作的),售价1000日元。传说阳子的奶奶看了这本摄影集后在床上躺了三天。对于这本引起轰动的 “私摄影”处女作,荒木宣称:“《感伤之旅》是我的爱,也是我作为摄影师的决心。”次年,荒木从电通辞职,正式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

可是,为什么要将蜜月旅行称作“感伤”呢?新婚的阳子在镜头前呈现出淡淡的哀愁,甚至拍摄的某些景物也似乎有死亡的隐喻。有种说法是,也许与当时荒木的父母在两人结婚前不久双双离世有关。据说荒木为他的父母拍摄了遗照,并在那时开始领悟了摄影之于生命的意义。

荒木经惟和深濑昌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他们都酷爱以影像来见证自身的存在感,爱妻的离去(分手/死亡)都使两个人的摄影事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从此改写了他们的人生。荒木经惟的“情色”和深濑昌久的“鸦”,本质上是相通的,他们在摄影里最终找到了各自的方式,用来抵御和治疗内心深处难以释怀的孤独与伤痛。

荒木为人的率性和真性情,简单地说,就是“不装”。 以下转自LENS的采访稿:

1940 年,荒木出生在东京台东区的三之轮,一个平民阶层聚居的下町地区。附近就是传统的红灯区吉原,旁边的净闲寺,最早在1855 年大地震时,草草收纳了一批遇难的妓女,后来就成为那些无依无靠的妓女老死安葬之地,所谓“生于苦界,死在净闲”。

“作为一个孩子,就与坟墓(死亡)和妓女相伴,这个环境的特点影响了我的一生。”荒木说,“在我很年轻的时候,生命和死亡对我来说都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他认为所有和他摄影相关的东西,都能从童年找到源头。“即使我不住在那里了,我的根也在那里。我浸染在传统木屋的环境下。‘同情’和‘多愁善感’渗透了我。”

阳子-----荒木经惟的感伤之旅

 

荒木经惟这样写道:

阳子,你应该明白的。我想说的或许不是思念。
你站在街对面的时候,只是一个人。结婚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你走在人群里,走过我身边。
只是你一个人。
阳子,还有很多事情,我可能不知道,关于你的。你从来没有试图告诉更多。
阳子,我在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正常的日子。除了你,我可能不会拥有更多。
东京的太阳就照在外边的阳台上,就象你在的时候那样。猫懒洋洋的爬在椅子上。桌上的烟缸架着支没有抽完的香烟。旁边是你的照片。对面仍然没有高楼。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站在那里,可以看见太阳下山。
阳子,你一直都没有告诉我,我说的很多话你都听不到;其实很多话我只是在心里对你说。
阳子,那天你对我说,“你不要对我太好。”当时你穿着和服,就站在不远的地方。
阳子,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要一个孩子。

阳子,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那天清晨在雨中,我们在石头钢琴上一起弹那首《土耳其进行曲》。
阳子,你曾经离开我三天,那三天我在想你会不会永远的走掉,不再回来。如今,你已经离开了2年半。
有一晚,你躺在塌塌米上,背对着我。

阳子,像你说的,7月9日就会到来。每一年都有这样一天。
我们踢着一支啤酒罐回家的晚上,我看到你脸上的微笑。只是来不及按下快门,那一刻已经过去了。

阳子,向日葵开的最好的那一天,东京的太阳也正暖。我们到了柳川,象结婚时来的那次一样,那家旅馆的小院仍然是干净的绿色。而我们住过的房间也没有变过。
曾经见过的那个老婆婆已经94岁了。是不是除了时间,一切都不会改变?
阳子,我记得,你一直在笑,就坐在我的面前的船头。

阳子,我以为你一直都会在我身边。
阳子,你记得吗,那天在柳川的一个小理发馆里,我睡着了。而此刻,你正躺在河边的那艘小船上,睡的正香。风从身边吹过的时候,我看着你哭了。

阳子,别人都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夫妻。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和我一起是不是真的开心。
阳子,无论是后来的车祸还是你子宫里的肿瘤,都不能让我以为你会离开我。
即使是现在,我也一直觉得,你就在这里。

--荒木经惟

感伤之旅》中的阳子:

阳子-----荒木经惟的感伤之旅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女性人像作品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荒木经惟的女性人像作品选辑

3 replies on “阳子—–荒木经惟的感伤之旅”

过去,我一直缺,自从学会复制粘贴以后,我的经验小康了,一口气拿五点,不费劲儿,复制一次粘贴无数次,真实惠!

My brother suggested I might like this blog.
He was entirely right. This post truly made my
day. You can not imagine simply how much time I had spent
for this information! Thank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