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调琴师

Norman Rockwell

Norman Rockwell (American painter and illustrator) 1894 – 1978
Piano Tuner, 1947
oil on canvas
86.4 x 78.7 cm. (34 x 31 in.)
signed ‘Norman Rockwell’ (lower left)
private collection

诺曼・洛克威尔
调琴师,1947年
油画
86.4 x 78.7 厘米。(34 x 31 in.)
簽名 “Norman Rockwell”(左下)
私人收藏

目录说明 佳士得
诺曼-罗克韦尔为《星期六晚邮报》封面创作的插图作为民族自豪感的形象,在美国人的意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在一个世纪广泛的技术和社会变革中,罗克韦尔画出了广泛的主题,通过他的艺术帮助塑造了美国的身份意识,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出版物制作了800多幅杂志封面。特别是罗克韦尔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制作的《邮报》封面,是他在视觉上和叙事上最复杂的作品之一,并帮助这位艺术家在美国建立了家喻户晓的名字。《钢琴调音师》是罗克韦尔在1947年为《1月11日》封面创作的,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之作,展现了罗克韦尔作为现实主义画家、作曲大师和美国故事家的巅峰成就。

《钢琴调音师》中,一位年轻的男孩和年长的先生完全一致地工作,为好奇的眼睛包涵了一系列精致的细节,同时也呈现了一个年轻的奇迹与贤明的专业知识形成对比的形象。经验丰富的调音师双手紧握钢琴键,专注于手头的工作,认真聆听音乐,确保音乐的音准准确。同时,左边的一个小男孩,散发着稚嫩的青春气息,敲击着八度,帮助调音师努力工作。《钢琴调音师》对细节的关注非常精致,凸显了罗克韦尔作为绘图师的非凡技能。画面右侧,莫扎特的乐谱被撑在钢琴盖上,正对着调音师的帽子、雨伞和外套放在钢琴凳上。在前景中,罗克韦尔将调音师的工具箱放在了前面和中心位置,以立即建立起作品的叙事性,而在背景中,他让观众完整地看到了内部环境,从图书馆中复杂的细节到画面平面右上方的雕刻造型和窗户。因此,在经典的洛克威尔风格中,艺术家执行了这样一个完整的叙事,使画面感觉完全沉浸和触觉,仿佛可以听到来自作品本身的音乐。

安德鲁-布林克霍夫-史密斯和乔治-齐默为《钢琴调音师》中的核心人物摆拍。作为工作报酬,罗克韦尔给了当时只有8岁的小史密斯5美元,让他做模特。1947年的除夕夜,罗克韦尔将《钢琴调谐器》带到史密斯的父母面前,作为礼物送给他们。1970年,这件作品传到了史密斯本人手中,并最终传给了他的子女(现在的主人)。在整个20世纪40年代,以钢琴调音师为模特的乔治-齐默也在罗克韦尔最受欢迎的《邮报》封面中摆出了造型,其中最著名的是1945年8月的《游泳洞里的推销员》。洛克威尔曾经评论过模特在他的图片制作过程中的作用,”对我来说,选择合适的模特是最重要的之一。有些艺术家觉得他们可以从任何人身上创造出自己想要的类型,但我认为这都是错误的。当你心中明确有一个好的想法时,要不遗余力地为它找一个理想的人物”。(N.洛克威尔,《洛克威尔论洛克威尔》。我是如何画画的》,纽约,1979年,第44页)。)

绘画音乐题材是罗克韦尔最喜欢的子流派之一,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反复回归到这一领域。他的许多最引人注目的画作,如《大提琴手和小女孩跳舞》(《心灵的交汇》)(1923年)、杰夫-罗利的《钢琴独奏》(《演奏家》)(1939年)和《巴比伦四重奏》(1936年)等,都散发着与《钢琴调音师》同样的对音乐的热爱和欣赏。事实上,我们很想把这个主题与罗克韦尔自己的音乐背景联系起来,他既是一个合唱团的男孩,又是一家歌剧院的雇员。罗克韦尔深情地回忆了一次《阿依达》的演出,在这期间,他的工作是在背景中把一头大象推过舞台。”当这一切都在进行的时候… 行进,疯狂的奔跑在背景后面,大象就像十枚针一样敲打着士兵,我们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气喘吁吁,丢掉长矛,头盔,转身瞪着大象里的家伙… 歌剧的真正行动将在前面进行:原则们唱着华丽的歌,走来走去,拥抱着,管弦乐队在演奏;毫无疑问,除此之外,观众们将被丰富的场面和崇高的音乐深深地打动”(N. Rockwell, My Adventures of the Opera)。(N.罗克韦尔,《我的插画家历险记》,纽约,1994年,第63页)

除了反映艺术家自己的音乐背景,《Piano Tuner》还体现了罗克韦尔在其职业生涯中不断探索的一个更为普遍的主题–生命的不可避免的延续性。就在他画完《钢琴调音师》后的一年,罗克韦尔开始创作一系列季节性的图像,并以日历的形式为Brown & Bigelow出版。这些图像最常见的是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祖父或一个男孩和他的父亲,两人中的长者向年轻的学生传授宝贵的智慧和生活经验。弗吉尼亚-梅克伦堡写道:”1948年,罗克韦尔向生产他的童子军日历的布朗和比格洛公司提出了一个以一年四季图像为主题的日历系列。通过季节性日历,他回到了关于时间流逝的主题,这也是他早年在邮政工作时占据的主题。在20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重新审视这个主题时,罗克韦尔不是从一个20多岁的人的角度,而是从一个50多岁的男人的角度来处理这个想法。这个构思是洛克威尔自己的”。(《讲故事》。乔治-卢卡斯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收藏中的诺曼-洛克威尔,第151页)。) 这一主题在《钢琴调音师》中得到了呼应。在这里,洛克威尔描绘了一个年轻的男孩和一个年长的男人为实现同一个目标而完全同步工作,无可挑剔地捕捉到了两人在确定钢琴是否调得恰到好处时的指导关系。

与电影中经常被理想化的世界相似,诺曼-洛克威尔的作品被描述为反映了我们更好的自我,捕捉到了美国应该有的样子。他的作品在传达人性的普遍真理时,既是一时的,又是永恒的。”在20世纪,视觉图像渗透到美国文化中,最终成为主要的传播手段。洛克威尔的图像已经成为美国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我们有选择地记住一些信息的片段,并经常以幻想与现实混杂的方式重新组合。我们制定记忆来服务于我们自己的需求和目的。洛克威尔本能地知道这一点。’我所见过或做过的一切都以某种方式进入了我的画作中……记忆不会说谎,尽管它可能会在这里和那里扭曲一下。” (M.H.亨尼西,A.克努森,诺曼-洛克威尔: 《美国人民的图片》,展览目录,乔治亚州亚特兰大,1999年,第64页)。) 事实上,《钢琴调音器》体现了与罗克韦尔相关的最佳理念:摄影现实主义、经典永恒和充满希望的怀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