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家片

路易斯-亚伯拉罕的肖像

Tom Roberts

Tom Roberts (Australian painter) 1856 – 1931
Portrait of Louis Abrahams, 1886
oil on canvas
40.6 x 35.6 cm. (16 x 14 in.)
indistinctly signed, dedicated and dated ‘Tom Roberts / for / friend / Don Luis / 1886’ (above the sitter’s head)
private collection
© photo Christie’s
Catalogue Note Christie’s

汤姆-罗伯茨(澳大利亚画家) 1856-1931年
路易斯-亚伯拉罕的肖像,1886年
油画
40.6 x 35.6 厘米。(16 x 14 in.)
签名不清晰,献礼,年代 “Tom Roberts / for / friend / Don Luis / 1886″(坐者头部上方)
私人收藏
佳士得拍卖行
目录说明 佳士得


汤姆-罗伯茨的朋友,也是他在NGV学校的昔日同学路易斯-亚伯拉罕斯的一幅未被记录的肖像,可能是在罗伯茨当时位于东柯林斯街95号的工作室里画的。”亚伯拉罕斯在1886年还没有画室 所以罗伯茨为他画的肖像几乎可以肯定是在罗伯茨自己的画室里画的 罗伯茨兼职为人像照片安排背景,他对当前欧洲人像画的观念很了解,他会把画室这个狭窄的角落布置成适合他的坐像的属性:一把绿色的雨伞,用于户外绘画,户外素描(其中一些画在雪茄盒盖上,雪茄盒盖是由作为雪茄制造商和商人的亚伯拉罕提供的),还有,为了引起我们的注意,研究一个身穿短斗篷或宽大外套的男人,用双臂疯狂挥舞……。绘画技巧在脸部、手部、服装和形体的边缘处细腻而精确,而在形体中又宽广而有暗示性,这是罗伯茨的典型风格。色彩搭配以中性的米色和灰色为主,辅以绿色和蓝色的小点缀,以红色为主,这是罗伯茨当年特别喜欢的颜色。 在19世纪80年代的墨尔本,罗伯茨(和康德)的作品中,分为较大和较小的矩形的坚持平面化的构图是与众不同的。这幅肖像画的平面长方形色块的构图和通过背景对坐像的解释让人想起马奈1868年已经很著名的埃米尔-左拉的肖像画,罗伯茨(已经是惠斯勒的狂热粉丝)可能在马奈去世后不久就在1884年1月的法国美术学院回顾展上看到了这幅作品。玛丽-伊格尔,私人通讯,2015年5月27日和7月13日)。
铭文现在几乎看不见了,在深色的清漆下面(见图示的强化细节),罗伯茨用西班牙语称呼(双关语)和拼写他的坐骑,回顾了他1883年的西班牙朝圣之旅。据他的家人说,他的绰号 “Don “最初是指他的深色皮肤(来自他的塞法尔德血统)。献艺的做法可能也是取材于罗伯茨的欧陆游记,在19世纪80年代中期的法国年轻艺术家中特别流行,尤其是科蒙工作室的前卫派,以此来宣示他们的艺术兄弟情谊和共同信仰。
工作室里摆放着符合当时审美的典型道具:几乎一模一样的家具(屏风、柳条椅、土耳其地毯)装饰着1890年阿瑟-蒙塔格(NGV)在墨尔本郊区邱的葡萄牙画家阿图罗-卢雷罗(Arturo Loureiro)新建的类似红水洗的工作室。正如Eagle所指出的那样,这幅肖像画的形式可能受到左拉为马奈所画肖像的影响,通过周围的道具来描绘坐者的职业和兴趣。左拉在马奈的画室里摆出了他的书写工具,一幅马奈的《奥林匹亚》的印刷品,还有西班牙和日本的艺术作品在他身边摆放着,进一步表明了他们共同的信条。
1885年,罗伯茨从欧洲回到墨尔本后,搬到了柯林斯街东侧的工作室,与乔治-罗西-阿什顿(George Rossi Ashton)和约翰-马瑟(John Mather)相邻,在装裱师约翰-塔伦(John Thallon)的上方。马瑟、罗伯茨和亚伯拉罕在那一年介绍了他们自己的蚀刻画(亚伯拉罕有一些马瑟的蚀刻画,一直被家族收藏),亚伯拉罕在1886年9月澳大利亚艺术家协会的首届展览上展示了一幅 “以J-马瑟为原型 “的蚀刻画。罗伯茨也在1886年1月制作了他的第一幅蚀刻画,并在4月在Buonarotti俱乐部展出了一幅。在坐者右侧的油画素描(可能是那年夏天他们在Box Hill周末露营时的平涂素描)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版画。同时,亚伯拉罕和马瑟(一位风景画家)都向罗伯茨学习肖像画。马瑟于1887年在画架上为亚伯拉罕画的肖像,来自于2013年9月26日在这些房间中出售的亚伯拉罕家族收藏品,拍品16,现由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收藏。
罗伯茨于1887年搬到威廉街,与亚伯拉罕斯和麦库宾在博马里斯租了一间房子,度过了初夏。1888年,他和亚伯拉罕都在墨尔本新建的Grosvenor Chambers设立了工作室,罗伯茨在1888年3月亚伯拉罕的妻子Golda Fig Brasch在悉尼结婚后的一段时间内,在那里画了一幅画(L.A. Abrahams夫人,NGV)。罗伯茨是婚礼的见证人。这幅尺寸相同的后一幅肖像画,戈尔达也坐在一张柳条椅上,大概是作为路易肖像画的陪衬画。

Leave a Reply